首页 > 三国之黄巾少帅_第16章 双修派与服食派_起点中文网

三国之黄巾少帅_第16章 双修派与服食派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20 04:52:50

药效好,或者说太好了,好到刘康终于明白,为什么张钰非要试药。

“这三种丹药,师弟可还有多余的?”刘康搓了搓手。

对于妻妾歌舞姬一大堆的人来说,这种药简直是常备良药。

“只要有材料,自然可以炼制。”张钰叹了口气,“只是目前也只有我能炼制,问题是也不能整天都炼丹,这样耽误修炼。”

“是极是极!”刘康点头,“师兄测试过,最强的那种虎狼药,虽然效果最猛最好用,对身体的负荷太高;弱化版的还好,半个时辰内生龙活虎;最合适的反而是第三种,效果和弱化版的差不多,可事后只累却不虚,这种可以多来点。”

“那里面加入不少补药,的确能缓解损耗。只是成本也提升许多,价格是弱化版的十倍,最强版的三倍。”张钰无奈的说道,“也只有师兄这样身份的人,才有可能买得起。”

“哈哈,别的不说,就师兄这里,师弟炼出一炉,我就能买下一炉!”刘康拍着胸膛说道。

这玩意不仅仅是自己能用,和世家豪族交流的时候,也能拿出一些分享。

稍微转卖,说不定就能倒腾一倍的利润回来。

不赚钱也可以,也能收获不少人脉。

“那不妨这样,以后师弟炼出这个丹药,那么就交给师兄售卖,如何?”张钰提议。

刘康的想法,他自然看穿,不过看穿不说穿。

“只是既然有第三种丹方,为何还要出另外两种?”刘康还是有些想不通。

“是先有中间那种,才衍生出另外两种。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我觉得,弱化版的那种,或许以后可以让别人来炼制,毕竟难度并不高。”张钰解释。

最差的那种丹药,效果和成本而言,的确是最适合商业化的。

炼制难度下降才是关键,若是改成药膏,缺点是效果进一步下降。

优点是只要配伍没错,基本可以批量生产。

“那,师兄可以尝试一下不?”刘康对炼丹,还是很感兴趣的。

“师兄,若要配药炼丹,那得从药理开始学起。道家其实分成好三个分支,鬼修,双修和服食。五斗米的鬼修姑且不说,此前教给师兄的便是双修之法。”张钰解释。

后世所谓的双修,成型于宋朝。

这个时期的双修,主要是性命双修。

有概率是体修和练气的始祖,毕竟王诚王玄甫,是全真教的老祖之一。

性命双修,指的是身心全面修炼。

后续的内丹派就借鉴了性命双修的原理,其中内丹派的代表之一,便是左慈一脉的金丹大道。

“莫非,这丹药,是服食派的?”刘康也是举一反三。

难怪张钰教他炼体之法,还有练气之术,原来是双修派。

“的确,服食派便是取万物之精入腹加以炼化,最终得道成仙的流派。要最大限度发挥灵药的效果,将其炼制成丹药,自然是最佳的选择。”张钰点头。

这部分有些虚构的意思,不过服食派最典型的还是‘张果老’。

吃了千年何首乌,直接羽化成仙,位列八仙,简直不要太容易。

历史上张果老的原型,却是内外丹兼修,主修可能还是外丹,姑且算服食派。

“那走服食派,岂非更容易一些?”刘康就憋屈,方便的不给走,非要走难的。

“若走服食派,当通药性医理,学完之后还要懂得制药炼丹之法。再说这千年灵药,如今少之又少,偶尔遇到一两样,丹方都凑不齐,直接服用又浪费……”张钰感慨。

顿了顿,继续说道:“是以性命双修为主,只要有恒心就能有收获。辅以服食之法,当进步神速。人生苦短,当争日月。修炼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双修不能说懒人专用,只能说适合大部分人,只要有恒心,延年益寿不成问题。

纯粹的服食派,那就要先把自己变成学霸,在这方面研究越多,走得越远。

可就算这样,要深入危险之地采药,没点傍身的武艺也不行,所以炼体也不能放下。

张钰就记得,师叔华佗,走的就是服食派。

常年入山采药,全靠五禽戏保全性命。

“师兄小时候,先生教书时听得不认真。现在就说这字,也未必认得全。医书什么的,就太为难我了。”刘康果然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他真就是学霸的话,三公九卿都有可能是他,当藩王太屈才了。

这年头,汉室宗亲登上历史舞台的可不少。

刘焉刘虞姑且不说,刘表也在北军五校之中,还有个刘宽当着光禄勋。

可见有才华的宗室,大多还是能被重用。

刘宠有武力,善弩射,不过脑子不太好。

黄巾之乱招募十万士卒,要不是屯田兵,只怕已经被押解到洛阳治罪。

这智商,也不怪后来袁术派个刺客,就把他给杀了。

“师兄无需担心,只需要坚持双修之法,至于丹药方面,有师弟在。”张钰笑道。

“哈哈,是啊,我有师弟在,怕什么?”刘康笑道。

第一次觉得,长生不老距离自己是那么靠近。

刘康只觉得拜入南华仙人门下,这一步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

却不知道,他已经逐渐和张钰绑在一起,脱不开身了。

张钰其实也在想,若是直接狠一些的,给他推荐一下五石散。

有条件再来点禁药,到时候自己就算让刘康扯旗造反,他也不能违抗。

只是虽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想当好人。

底线还是要有,若是连底线都没有了,那么就连人都不是了。

别的不说,这禁药,肯定是不能用的,主要也是找不到。

天知道什么时候传入华夏的,反正汉朝肯定没有。

手头能用的,估计也就五石散。

“说起来……”刘康话锋一转,“师兄若真的买了官,你真不帮我?”

“师弟是修道之人,本来不应该踏足世俗。”张钰感慨,“虽有红尘炼心的说法,只是我年纪还小,怕受不了这红尘种种诱惑。入世修行,还需要从长计议。”

“也罢,那就不急!”刘康闻言笑道,“反正那曹操,是否能把济南国整顿好,那还是不得而知的事情。到他整理好,怕也要几个月,师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考虑!”

顿了顿,继续说道:“再不然,师兄且先把官位买下来,就给师弟留一个。什么时候想上任,过来和师兄说一声便是!”

“谢谢师兄!”张钰稍微松了口气,这个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你我师兄弟一场,莫要客气!”刘康大笑,“来来,难得过来一趟,本王今晚设宴,你我好好痛饮一番!”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