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吻十分甜全文免费阅读-热吻十分甜(时染岑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热吻十分甜全文免费阅读-热吻十分甜(时染岑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互联网 2021-04-21 19:35:44

小编带着热吻十分甜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时染岑衍,讲述了“四哥,染染,你们聊,我先过去了。”路过两人身旁,她温静淡然地开腔,神色让人看不出什么,唯有眸底隐约可见傲然清高。离开,她的背脊一如既往挺得很直,只是袖扣盒的棱角咯得掌心有些疼。

时染岑衍小说简介

刹那间,岑衍脑中倏地就冒出了她回来那晚抱着他娇娇柔柔地喊宝贝儿的画面,清晰得恍若眼前。黑色短发下,他俊脸顿时阴郁到了极致。时染的手指微不可查地无奈顿了下,刚想回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她侧眸,直直撞入男人浓得像是泼墨的双眸中,冷冽逼人得厉害。她挽了挽唇,收起手机没打算现在回复,跟着慢吞吞起身。男人的手却在下一秒再次握住她的手腕,几乎是同一时间,阴影落下,男人将她压在了摇椅上。

热吻十分甜全文阅读

她的唇弧度浅薄,轻轻袅袅的笑从中弥漫,夕阳余晖下,她的脸愈发慵懒明艳,而她看过来的眼神,漫不经心又轻描淡写,随意得很。她对他丝毫不在意。岑衍心口蓦地就震了下。美目流转,时染淡淡收回视线,转身准备离开。手,忽地被扼住。时染低眸。男人骨节分明,根根修长好看。“岑四哥这是做什么?”唇角牵起愈发***的笑,时染睨他一眼,温凉懒散地问。岑衍没有作声,只是深深沉沉地盯着她。身后,苏浅完全被忽视。隔着玻璃门,几步的距离而已。可这刹那间,她分明有种强烈的感觉,哪怕两人没有再说话,哪怕时染分明表现出了对四哥的冷淡无感情,但他们之间,仍是谁也插不***。睫毛颤了颤,她低头看向自己没有送出去的礼物,盒子里是一对她托人在拍卖会上高价拍下的袖扣……手指收紧,她心中黯然。“四哥,染染,你们聊,我先过去了。”路过两人身旁,她温静淡然地开腔,神色让人看不出什么,唯有眸底隐约可见傲然清高。离开,她的背脊一如既往挺得很直,只是袖扣盒的棱角咯得掌心有些疼。*时染挑了挑眉。“岑四哥打算抓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唇角微微上挑,眼角眉梢间淌出一层肆意的嘲弄,她徐徐淡淡地叹息,“还是说岑四哥就是见不得我的手好呢,非要让它留下青紫痕迹才甘心?”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眸水盈盈地望着他。冰凉讽刺蔓延。深眸将她倒映,岑衍忽地撩起唇角,淡淡地顺着她的话反问:“如果是呢?”“那就只能报警了。”时染眼神倨傲。四目相对。她扬眸,浅笑依旧,不避不让,始终是一派不会因他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模样。“岑四哥……”话音未落,男人手掌却是突然***,强势地将她拽进了玻璃花房内。“咔嚓——”门被落上了锁。手腕处的肌肤已有泛红的趋势,时染另一只手抬起,一根根地掰开男人的桎梏,而她的眸始终望着他:“疼呢,岑四哥。”嗓音干净,浅笑凉薄。终于,挣脱。瞥了眼被锁上的门,时染也不恼,更不急,施施然地,她走到一旁的摇椅前姿态优雅地坐了下去,跟着从忘记在客厅放下的包中拿出手机很是自然地玩了起来。全程,眼中无他,彻底无视。无人说话。时染乐得自在。直到,男人俯身,将西装自然地放在了她怀中。冷杉淡香侵入鼻端,男性荷尔蒙气息强势霸道地笼罩而下,动作微微一顿,时染抬眸。深邃俊漠的五官近在咫尺,冷不丁的出现,哪怕什么也不做,都能轻而易举地拽着人沉沦,而他温热的呼吸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喷洒在了她最为***的地方。就像……前晚他在她家中俯身将她圈在怀中一般,像极了在撩拨。“帮我拿着。”菲薄的唇微微张合,时染听到了男人低沉***的嗓音。下一秒,他站直,当着她的面漫不经心地拿下袖扣放在西装上,跟着挽起了袖扣,遒劲有力的小臂露出,一看便是勤于锻炼。最后,他手指不紧不慢地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衬衫纽扣。抓痕牙印隐隐绰绰,最是暧昧勾人。他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走向花丛中,煞有其事地拿起了剪刀剪下其中一支玫瑰。拿着剪刀,男人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卓然矜贵都不曾损耗半分,他英挺的身影,举手投足间的动作,依然优雅如斯,甚至还透着一股致命的***。他的衬衫……是粉色的。时染唇畔溢出的笑淡了些许。低眸瞧了眼还带着男人体温的西装,绯色的唇勾了勾,她直接拨开扔到了一旁,袖扣似乎掉落滚在了地上,她没有在意,也不会在意。*玻璃花房内很安静,除了修剪枝叶的剪刀声好似再无其他。不疾不徐,岑衍终于将几支玫瑰花修剪完。转身,却见摇椅上的人已不知何时闭上了眼,夕阳余晖透过树叶斑驳地落在她白皙精致的脸蛋上,平添了几分妩媚和难得的柔和。眸色悄然变得幽暗,喉结轻滚了下,他走近。胸口似乎东西在蠢蠢欲动,在近距离看到她时更是肆意地横冲直撞想要出来,喉咙逐渐发紧,克制而隐忍的,他俯身伸手想要抚上她的脸。内心深处,更有渴望似要压制不住。想吻她。“岑四哥。”猝不及防的,她睁开了眼。眼神由迷离到清明,最后汇聚成嘲弄,不过短短两秒钟的时间。岑衍目光沉沉和她对视。时染慵懒轻笑,衬得容颜愈发妖冶明艳,她掀唇,嗓音轻的像是在飘,但吐词清晰,字字刺骨:“挺没意思的,恶心谁呢。”手机铃声在下一秒打破诡异气氛。是时遇寒的来电。时染接通,再开口时显然和对他的态度不同,是真真实实的轻快:“哥。”“磨蹭什么呢,该吃晚饭了。”“好呀,这就过来。”挂了电话,恰好有微信消息***,时染随手点开。“宝贝儿……”尾音上扬,妖孽撩人危险十足,宠溺中似乎还缠绕着隐隐绰绰的低笑。是男人的声音。而微信昵称——你的宝贝。刹那间,岑衍脑中倏地就冒出了她回来那晚抱着他娇娇柔柔地喊宝贝儿的画面,清晰得恍若眼前。黑色短发下,他俊脸顿时阴郁到了极致。时染的手指微不可查地无奈顿了下,刚想回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她侧眸,直直撞入男人浓得像是泼墨的双眸中,冷冽逼人得厉害。她挽了挽唇,收起手机没打算现在回复,跟着慢吞吞起身。男人的手却在下一秒再次握住她的手腕,几乎是同一时间,阴影落下,男人将她压在了摇椅上。猝不及防。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几乎没有。“时染……”沉沉哑哑的紧绷嗓音从男人喉骨深处迸出,像是在极力地压制着什么,又好像即将压制不住冲出来熊熊燃烧。“咚咚咚——”玻璃门被敲响的声音随之响起。*回到客厅,时染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满脸写着“快来哄我不然我不高兴了”的时老爷子,她当即脚步轻盈地跑了过去,挽着他的手臂撒娇说尽好听的话才将他哄好。时老爷子哼了又哼,才勉强说原谅她了不生气,可其实,他哪里舍得生他宝贝孙女的气,他心疼还来不及,而如果不是大家都在等着吃饭,他必定是要问明白了才放心的。“爷爷,我扶你呀。”时染乖巧地说。时老爷子一脸傲娇地点了点头。“染染,你爸爸和你苏阿姨临时有急事过不来,过两天再单独约你吃饭,”待她到了身边,时老夫人轻声安抚,“他们不是故意的。”时染扬了下唇,没说什么。时老夫人有心想再说点什么,宋清不赞同地朝她悄悄摇头。最终,作罢。“染染,坐这儿来。”时遇寒朝她招手,指了指他和陆嘉树之间的空位,视线则似笑非笑漫不经心地扫了对面的岑衍一眼。岑衍神色淡淡恍若不觉,只是薄唇紧抿,身形也显得异常森冷。他看向时染。“好啊。”她扬眸浅笑,听话地坐了过去。没有看他一眼。“四哥,坐吧。”苏浅仰起脸看着他,轻声说。时老夫人瞧见,乐呵呵地笑说:“阿衍难得来,不要客气,就当啊这里是自己家,快坐,特意让厨房做了两道你爱吃的菜呢。”“谢谢时奶奶。”垂眸,他礼貌颔首,在苏浅身旁坐下,而时染则在他对面,陆嘉树在她右手边,看得刺眼。众人入座。时家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只要有时染和时遇寒在,吃饭一贯是热闹的,何况今天又是庆祝时染回国,所以比往常更是热闹温馨。笑声连连。唯有岑衍周身的清冷似和这氛围格格不入,但他一向寡言惜字如金,其他人也不在意,直到话题不知怎么的绕到了他身上。“奶奶,急什么,阿衍都没女朋友呢,我更不急,”唇角勾勒出不怀好意的弧度,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时遇寒看着岑衍说,似笑非笑,“不过说起来应该也快了,金屋藏着娇呢,这几年每年阿衍生日,零点总有神秘姑娘放烟花,烟花炸开就是‘四哥,生日快乐’。”此话一出,餐桌上有短暂两秒的安静。岑衍眼神冷冽倏地看向时遇寒。时遇寒挑眉,回视。时老夫人率先回过神来,下意识往时染那看了眼。犹豫了下,她还是装作自然地笑着问:“阿衍,遇寒臭小子说的是真的?哪家姑娘呀?什么时候带来给时奶奶看看,上次见着你奶奶,她还跟我抱怨你只顾工作,现在看来她该高兴才对。”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时遇寒又悠悠然地加了句:“是真的,前晚凌晨十二点还见着烟花了,给他过生日的都知道,一年不落。”岑衍额角蓦地跳了跳,喉咙仿佛如火烧,他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时染。

热吻十分甜全文免费阅读

却见陆嘉树很是自然地盛了碗汤放到了时染面前。“喝点汤。”时染同样自然地端了起来。“谢谢嘉树哥。”她朝陆嘉树扬唇浅笑了下,甚至,两人视线还交汇了两秒,彼此唇角皆噙着笑。她没有看他。似有什么重物锤击在了岑衍心尖上,他薄唇霎时紧抿成线。“不知道,”淡漠撩唇,盯着时染,每个字,都像是从他喉骨深处溢出,冷沉而紧绷,“与我无关。”“啧,”时遇寒看热闹不嫌事大地低笑,“真的假的?”岑衍眯起眸,异常冷静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只是眼底眉梢间分明染着只有两人能懂的阴霾。时遇寒恍若不察。“真是神秘姑娘啊?”唇角勾着,他很是真诚地建议,“那姑娘对你如此情深义重,辜负了可不好,不然,我帮你打听打听?”“臭小子先打听打听你自己吧!”时父时旭岩作势吹胡子瞪眼地狠狠瞪他一眼,“阿衍至少有姑娘喜欢,你呢?多大了?啊?”时遇寒笑得隐约有几分痞气:“爸,你怎么知道没有啊?”“哼!”时旭岩嫌弃,摆起架子当即就要数落,“你说你……”“好了好了,吃菜吃菜,都要凉了,都不准再闹。”宋清作势也瞪了时遇寒一眼,头疼无奈地说。这么一打岔,话题就算揭过,谁也没有再提,仿佛刚刚就只是随口一聊而已,无人当真也无人在意。但,其实并不是。心中愈发黯然,苏浅望着碗中的美味佳肴,提不起一丝胃口。她突然很想离开。而岑衍……视线所及,是时染和陆嘉树轻松说话的模样,时而笑笑,时而在陆嘉树低声说了什么时候点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两人皆是养眼画面。深眸中暗涌悄然涌动,他觉得,刺眼异常。*气氛始终温馨热闹,晚饭快结束时,宋清说笑间无意间扫过时染皓白细嫩手腕,那里空荡荡的:“染染今天没戴手表啊?”时染彼时正放下筷子。“急着回家见爷爷奶奶、大伯父大伯母,所以给忘了呀……”水润嫣红的唇微微嘟了嘟,她撒娇,作势楚楚可怜博同情。宋清原本便只是随口一说,闻言被她哄得开心,嗔怪似的说:“就你嘴甜,吃完了上楼,给你带礼物回来了,就在你房间。”时染娇娇软软地笑:“谢谢大伯母。”她笑时唇形微微上挑,轻轻袅袅,眉目间流淌着明媚肆意而又张扬。岑衍望着,目光幽沉。宋清失笑摇头,后知后觉想到身旁的苏浅,想说也给她带了礼物,但想到染染和苏浅……最终,她决定等染染上楼了再说。*时染上了楼。岑衍恰好结束和时老爷子一局棋,瞥见她的身影,他低着嗓音哑声说:“时爷爷,我有事要找时染,等下再陪您来一局。”他顿了顿。余光瞧见陆嘉树似有上楼的架势,眸底闪过极端森冷,他面色不变淡淡地说:“陆嘉树的棋艺比我更厉害,不如让他陪您玩儿一局。”时老爷子是棋痴,闻言喜笑颜开开心得像个孩子,忙朝陆嘉树和时遇寒一块儿招手:“好好好,没关系,你去吧,就让小陆来玩一玩。”岑衍颔首,优雅起身。转身时两人到来。四目相对,时遇寒要笑不笑地朝他扯了扯唇。岑衍淡然处之。他没有马上往楼梯那走,而是先去了花园和客厅连接的地方,将在花房里亲手修剪装饰、进来时暂时放在那的玫瑰花拿在了手上。而几步外。苏浅怔怔地望着他的动作,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极少见的珍重温柔,顿时愣在了原地,眼看着他就要转身朝自己这走来,慌乱中,她急急推开旁边一扇门躲了***。心跳加速间,她想到了他在饭桌上的那句话——“不知道,与我无关。”除了冷漠,再无其他一丝多余的情绪。*三楼,朝南房间。四年前她出国时是什么模样,此刻仍是什么模样,看得出来每天都有人细心打扫,就如同她的公寓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心中暖意流淌,时染抬脚***。一眼,她便看到了放在梳妆台的礼盒,还用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盒子上还有张卡片。时染忍不住扬起了唇角,开心走近。自小她便喜欢拆礼物的感觉,于她而言,会让她觉得自己被宠着被珍视。一边想着这次大伯母又送了什么礼物给她,她一边拆,心中愈发期待。丝带解开,盒子拿掉。时染低眸望去……“砰——”是什么东西坠落在地发出的声音。很沉。走到门口的岑衍神色一凛,眉头紧皱,他径直快步走进。却是见她身体隐约颤了颤。“时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出现,将时染思绪猛地拽回。男人气息在逼近,愈发强烈。她阖眼,不再看那份礼物,极力敛去所有不该有的情绪,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放轻松,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她的不对劲。很快,她转身,唇畔掀起几分凛冽讽刺的弧度:“岑四哥,女孩子的房间是你可以随意进的吗?你当这里是你们岑家么?”凉薄倨傲的眸瞥见他手里的玫瑰。“哦……送花啊,”时染凉凉地笑,白净的手伸出朝他翻开掌心,温温淡淡的嗓音似缠绕着少女的期待和娇羞,“不给我么?”岑衍的眸愈发漆黑。明知她是故意,明知她的笑意丝毫不达眼底,但他还是给了她。她要,他便给。然而……“真好看的花呢,”时染幽幽地道,似在叹息,她看了他一眼,随即侧身走了几步,“可惜了。”话落,玫瑰花被决绝冷漠地扔进了垃圾桶里。她转身,精致的五官染满冷艳挑衅。岑衍喉结倏地就滚了下。喉间艰涩,而眸底,浓墨倾倒,暗涌翻滚。“时染。”他叫她。“咚咚咚——”门被敲了敲。“染染。”是时遇寒的声音。似笑非笑,像是在看他的好戏,一如在花房。“哥。”时染轻快回应,直接将岑衍无视,快步朝时遇寒走去。无人看见,短发下,岑衍那张俊漠的脸顿时阴郁到了极致,温度更是因此下降到了冰点,仿佛结着一层冰,久久不能消融。*下楼时,客厅欢声笑语不断。早在餐桌上时时染便答应了时老夫人今晚留下来住别墅,其实就算不说,时染也是决定留下来的。因着晚点儿还有个局,时遇寒和陆嘉树要先走,时遇寒没说什么,只是当着岑衍的面,让陆嘉树加了时染回国后重新申请的微信,而后朝岑衍要笑不笑地扬了扬唇。车子缓缓驶离别墅,陆嘉树从后视镜中瞧了眼岑衍的那辆黑色宾利,失笑:“我说,今儿照你的意思来了这么一出,他会不会打击报复我,坏了我的合作?”时遇寒懒懒地睨了眼后视镜,把玩着打火机哼笑:“有可能。”陆嘉树想了想,啧了声感慨:“岑衍这人,是最有耐心的狩猎者,无论是野心,还是感情。”“啪嗒”一声,幽蓝色火焰跳跃。时遇寒挑了挑眉,意味深长:“谁说不是呢。”但,那又如何?*夜渐深,时染陪着时老夫人和宋清聊了好久的天,撒娇卖乖好不容易将两人彻底哄好便被赶回了房间,用宋清的话说女孩子家必须得早睡。时染哼哼唧唧地又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她一走,时老夫人拍了拍宋清的手背,微叹口气低声问:“你说,真像遇寒说的,染染这丫头是真的放下阿衍不再喜欢了?”宋清没有回答,而是笑盈盈地说:“染染是不是还喜欢着我不知道,但我算看出来了,阿衍怕是对染染有了心思,否则,怎么染染回来了他就突然登门拜访了?”时老夫人却是摇头:“不一定。”宋清不解:“妈?”“我从不觉得他对染染有心思,他也不适合染染,”时老夫人慢悠悠抛下一句,眼神清明,“阿衍这孩子藏得深,从不露半分情绪,从没人能看透他在想什么,你忘了这上流圈里是怎么评价他的了?”宋清微怔。杀伐果断,冷心冷情,野心永远排在感情之前,眼中从没有女人……说的便是岑家那位自小不在岑家长大的岑衍。“妈,那你的意思是……”*时染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大伯母带给她的那份礼物还在,只不过被她慌乱间重新盖上了盒子,她将整间卧室的灯全都开了,灯很亮。可是,她的身体仍是僵硬寒冷的。只要她看到礼物,想起……但最终,她还是步伐艰难地走了过去,将礼物放进了衣柜最深处,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愿……也不敢再看。藏完,时染轻舒了口气,额头隐约有冷汗冒出。她移开视线。微信消息声在这时响起,她回神,逼着自己压下那股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情绪,她转身走向床边。是“你的宝贝”发来的消息。时染正要点开,一串陌生数字突然跳出映入眼帘,是一条短信——“手表在我这,下楼,门口。”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热吻十分甜(时染岑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