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以“我/师父/师兄/…/不练剑了”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如何以“我/师父/师兄/…/不练剑了”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互联网 2021-04-19 05:39:36

我师父不练剑了

武林盟会开始前的第三天深夜,我刷到他在帮派留言墙上如是写到:

“剑已丢,来女人,消息秒回超粘人

(。・ω・。)ノ♡”

我看他是有那个大病

师祖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师祖一脚踹开了师傅的房门

师父卒,享年26岁

梅花宗

江湖人称武林界的白马会所,富婆的世外桃源

我至今还记得那年门派遴选弟子,山下那群疯狂的女同志是怎么扯着嗓子送选中的少年们上山的

“为梅花生!为梅花死!为梅花奋斗一辈子!”

救命

耳朵聋了

我坐在师祖的怀里,手里拿着师父刚从山下带回来的梅花酥饼,满脸冷漠

师祖才40不到,头发早早白了,面容却还是二十岁少年的模样,桃花眼,小梨涡,眉眼有几分像林妹啊不是,宝哥哥

他单手抱着我,正襟危坐,不怒自威地打量着面前乖巧排成两列的新晋弟子,斜眼就看见我那个不成器的师傅抱着手靠在柱子上开小差

师祖恨铁不成钢地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看似轻柔实则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狠狠kuai了师父一把

可怜我师父不练内功好多年,这一下差点没当场表演一个美人吐血

他缓缓对隐忍多时的师祖行了礼,弯起一双亮晶晶的狐狸眼发表入派宣言:

“以前我的梦想是开豪车,赚大钱,现在我只想买辆公交带30个女模兜风。年轻人,祝你们早日实现我的梦想”

师祖站起来了

师祖提起了刀

师父卒

享年20岁

不知不觉被师父捡上山已经6年了,这6年里我受够了男人的苦

你以为的梅花宗

仗剑天涯行侠仗义

实际上的梅花宗

放眼望去,只有师祖一个正常人

从我懂事起他便苦心孤诣地教导我不要被男色迷惑,要好好练武,成为一带女魔头啊不是女侠

成天面对一帮莺莺燕燕的美男子我早已提不起兴趣,就当我以为自己就要孤独终老时,无意间我看到了师父的女装画像

女同竟是我自己

我不能理解甚至感到大为震惊

本着求真务实的学习态度我连夜摸进师父房里,彼时他正对着一本封面全无的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

我把画像放到他桌子上,语气极为嚣张:

“给我看,我要看”

师父缓缓从书上抬起头,灯烛葳蕤,映在他眉目间煞是好看

“好啊”

他打开了屏风后的衣柜

他开始挑选裙子

他描眉,扑粉,上胭脂,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打扰了”

我静静合上了门,门口师祖的绣春刀闪着锃亮的光泽

————————————————————————

会继续更 ,和男妈妈贴贴|・ω・`)

————————————————————————

转眼到了武林大会的日子,师祖一贯端着清冷孤高的架子,牵着我坐在高高的瞭望台上。虽然我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但这并不妨碍我和师祖贴贴,并心安理得地接受周围女性艳羡的注目礼

大会进行到一半,师父才打着哈欠衣衫不整地入场。他一边拨弄耳边散乱的鬓发,一边把垮到腰间的外衫拉好

对面是逍遥派的年轻掌门,五大三粗的矮壮汉子,胳膊比师父腿还粗,双手持着板斧,对着我那文弱不能自理的师父一阵挤眉弄眼

师父可算是打理好了自己的一头长发,他打量了一下对手,又打量了一下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地对裁判举手示意:

“我退赛,退赛。”

师祖本来气定神闲地品着新沏的碧螺春,闻言直接美男发怒,顺手就要摸起身边的刀

我急忙制止,避免在众多门派面前上演这出父慈子孝的闹剧

“师祖息怒,放着我来。”

我从袖口里抽出师父送我的软剑,脚尖一点落到师父身边

对面的莽汉声如撞钟:

“你们梅花宗果然只是些谄媚女人的弱鸡,男人不顶用,还要派个女娃娃跟我打?”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空气里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能动手绝不动口,这是师祖教给我的道理

只两刀,对手还张着嘴冷眼嘲讽,鲜艳的红内裤就暴露在朗朗日光下

“就这品味,你一定没有女人缘吧。”

我收起剑,将梅花宗丢的脸如数奉还

“连女娃娃都打不过,趁早回家找你妈吃奶去吧,弱鸡。”

平平无奇剑术小天才冷漠退场

“好!”

师祖不顾冷面男神的形象站起来为我鼓掌,俊秀的脸上春光满面

我顺手拿了块桌上的桂花糕细细品味:

“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多亏了师祖的教导。”

师祖很是满意,他一脸慈爱地看着我,温柔地替我擦掉嘴角的糕点屑

我像往常一样冲着他明媚一笑,观众席上一片哗然,隐约间我听见什么“人间扳手”,刚准备转头,正对上师父那张不太高兴的脸

“你果然是个女同。”

靓仔沉默

师祖垮起了个美男批脸

师祖对师父招了招手

师父卒

享年26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