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边的夏天_麻布叔叔_第六章 五波人造访垃圾站

南边的夏天_麻布叔叔_第六章 五波人造访垃圾站

互联网 2021-04-23 23:19:47

等他赶到垃圾站的时候五点刚过,意料之中的是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一辆电动警用比亚迪两厢车停在门口。两个警察不约而同的打开执法记录仪,下车准备阻止金建新的进一步靠近。

599收起来高亢的咆哮声后,金建新下了车,不顾警察的阻拦,自顾走向被封锁的破旧双开铁栏杆大门。

警察不乐意了,紧忙冲上去站在大门前面,想要阻止眼镜男子靠近大门。不过看着对方是滨海牌的高档车型,警察倒也客气。

“这位先生,这边警察办案封锁,请退后。”

旁边的另一位警察见这位穿着得体的中年眼镜男子,似乎就没把自己两个警察放眼里,他心里面有些不快,右手跨在腰间,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腰间的***走了过去,多少有点威胁的味道。

金建新根本没有看到他或者就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继续面无表情的走向了垃圾站大门。

挡住他的警察也有些愠怒,右手摸在腰间,左手前伸慢慢的靠近向他走来的眼镜男子。

“你你,站在,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接受”

他话没说完,就感觉内脏翻滚,横膈膜快要撕裂一般的剧痛,痛到呼吸几乎骤停。他最后的印象是,身体被火车撞过一样飞向身后两三米远的铁门上,强大的痛楚让他直接昏死过去。

这就是创伤性休克,由强大的力道创伤所造成,两个特点:剧烈疼痛和内脏出血,属于重伤。

前一秒,他还看到眼睛男子距离他有两米开外,8月炎热的天气,在凶杀现场碰到有人不买账,紧张是必然的,额头汗珠不要钱似的往外冒,一颗咸味十足的汗珠滚落眼角,他眨眼的功夫就感觉被什么撞击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意识涣散,最后直接休克。

能全勤配枪的,岂能是普通片警?这两都是专管凶杀案刑警,年龄都马上奔三,做警察体能巅峰期。

昏死的不说,另一名警察可是目睹了拍档昏死的全过程。

这个文质彬彬的男子几乎是在半个呼吸之间出击,半个弓步弹了过去,弓步、弯腰、出肘,简单的三个动作毫无多余,拍档可以说是完全没松懈,只是眼镜男子速度快的离谱。

警察开始紧张了,他掏出***打开保险对准了几米开外的眼镜男子,把他视作致命威胁。

左手抽空从腰间取下一副银色的手铐丢了过去。

“你,趴下,带上,不然我开枪了。”

高度紧张的氛围,让警察肾上腺素飙升,各感官开挂一般的灵敏,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频率。

时间仿佛放慢。

咚咚

咚咚

咚咚

每一次心跳时心脏收缩和舒张的弧度都像直面数据一般呈现在眼前,他有把握,只要眼镜男子手指动一下,那自己绝对能够在他眉心留下一个9毫米的弹孔。

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人从猿猴进化到现在的模样,褪去厚重的毛皮,就是为了散热排汗。他犯了和拍档一样的错误,就是忽略了额头在冒汗的问题。

一颗汗珠从额头滚落到眼角,他分散了万分之一的注意力。

一只牛筋底皮鞋尖踢中他持枪的右手。

另一只牛筋底皮鞋跟击中了他的肩膀。

相距几米远,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变失去战斗力,这也是绝了。

两处关节脱臼,造成的强烈痛楚不至于休克,但是要立即重新投入战斗,对于一个普通刑警来说,那就犹如让猴子敲出一本莎士比亚全集了。

被击倒后,眼镜男子并没有对自己采取进一步控制,只是走进垃圾站铁门,拨开警示带后走进垃圾站内。

费了老劲才站了起来,捡起不远处的***,连忙跑到了搭档旁边将手指伸向了他的颈部,这才放心下来,回警车用对讲机通知了支队。

白天的垃圾站,更显得贴地气,最显眼的是几台冲压打包的机器,矗立在一个环站内的简陋的铁皮雨棚下,雨棚环站而建,从进门右侧一直环形延伸到进门左侧,雨棚下放置一些零散的纸皮废铁和成堆的废旧机器,站内共4间屋子,其中最‘豪华’的小砖房是一间配电房,建在进门右手边,另外有两个9米长的集装箱放在进门左边,剩下一间精致牢靠的拼接铁皮房,坐落于垃圾站正中间,也是凶杀案现场所在。

看着这几十年不变的站内陈设,金建新有些沉痛,他走到雨棚底下的一个破轮胎旁,随便扯了一张干净的纸皮,盘腿坐起来,点了一支烟,脑海里一连串的画面浮现,最先是兄弟俩在贵州深山和养父(师傅)习武站桩的场景,到后来泥石流吞没村庄,和大哥流浪到南边的滨海,露宿街头,为了包子和一群恶狗大战,到后来经营快餐店,再到后一些列的打拼。。。大哥从来都是最懂事的,也是最坚持的,但是自己对大哥重来都没有一点妒忌不满,心里满满都是爱戴和敬仰,至今也是,只不过多了一丝歉意;

然后是自己的嫂子戴眉,她娇柔的身躯和谜一样的性格,他们几乎不顾一切就只为了那一小时的缠绵,再到后来金胜的出生,自己两兄弟和戴眉脸上洋溢着那甜蜜幸福的笑容。

一身黑色阿迪达斯的金胜,刚从陆地巡洋舰上跳下来,抹了抹那头乌黑的碎发,大大咧咧的对着自己笑:“二叔,我爸今天可把我骂惨了,今天我上你那睡嘿嘿。”

这个阳光的笑容,定格在了金建新此刻最终的思绪。手指头也已经烧的焦黄,烟头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灭。

看了看手腕的江诗丹顿,还差十分钟到6点。

起身走向了站内中间的铁皮房,屋内不同的地方喷吐着四个人性图案,也就是四处第一现场。抬头看向天花板墙角泛着微弱红光的监控,他走向了‘总经理’办公室,电脑都还工作着,隐藏在角落的监控主机已经被拆除了硬盘。

“砰”

一声枪响阻止了金建新对现场的进一步破坏。

来的是4名穿着普通的男子,其中三名持枪,一名手里高高的举着执法记录仪,应该是便衣,开枪的的应该是头目,目测不到四十岁,身材不算高大,但是双眼炯炯有神,是个硬茬子。

只见他退出手枪弹匣卡在了腰间的弹匣皮扣,又取出另一枚弹匣安置在手枪柄,并上了膛。

这是室内喝止高危无械对象时的手段,第一枪是空包弹,第二枚弹匣则是实弹。

从刚才这边守现场的同事得到消息,有高危无械人员强行进入案发现场,并造成两名警员重伤,同事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出警前,他们在服务器下载了执法记录仪传回大队的视频,顺便在来的路上看了一下,嫌疑人是个狠人,单兵作战能力超群,可以说他们刑警第三大队没有人能企及,这让他们都疯狂的在遐想这家伙会不会是电影里面所说的杀手。

这时120警报声渐渐传到这里,直到在急救车开到垃圾站门口才停了下来。

“双手抱头蹲下,快点。”

领头的警察单手持枪将衣服里面的工牌掏了出来,给金建新展示了一下又放了回去,双手紧紧的握住枪柄,毕竟眼前这个家伙可得小心点。

金建新闻言并没有照做,领头的便衣再次开口向他吼叫道。

“我是惠城刑警第三中队,你涉嫌参与这起凶杀案,并且有袭警的行为,请按照我们的指示抱头蹲下,不然我们将采取强制行为。”

“我是受害者家属,与此次凶杀案无关,袭警的事情我承认,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作为受害者家属,我想得到一手资料有错吗?”

金建新几乎是吼着说出最后一句话,本来就紧张的警察纷纷大叫:别动。

如临大敌。

领头中队长的余光瞅准一房间内一个硕大的拳击沙袋,朝其开了一枪。

砰!

金建新看向沙袋,余光瞄了一下墙上的挂钟,5:45。

室内实弹警告,这已经是超规格执法了。他缓缓的太高双手,这一举动又使得四人一阵紧张。倒不是怕眼前的眼镜男。紧张不等于害怕,毕竟三名经验丰富的持枪刑警,还不至于害怕一名空手的格斗高手,哪怕是世界冠军。毕竟是和平年代,少开一枪就少收割一条人命。便衣又不是侩子手对不?

不过接下来的动作,让四人轻松不少,眼前的眼镜男双手抱头蹲了下来,一名年轻健硕的便衣掏出一副手铐,小心翼翼的走向他,给他上了拷。四人这才完全放心下来。

刚上完拷,一名便衣进入房间内,看着眼前的场景放心下来,在中队长耳边说道。

“阿伟右手腕关节和左部肩关节脱臼,问题不大,阿志严重点,创伤性休克,内脏有出血,左第五第六肋骨骨折,已经做应急处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中队长那个气的,都是自己的手下啊,日了狗了。

他走到金建新跟前,粗鲁的拖着他往门外走,手持执法记录仪的便衣默契的调整了镜头,避开了中队长接下来的一些列行为。

急救车警报响起,门口的问题显然是处理好了,门口又走进来两名便衣,加上站内的共计是便衣7人,个个都别着乌黑的***,煞是威风。

金建新的腕部已经被勒出两道血痕,白衬衫上数不清的黑色脚印,黑西裤上更是有无数的白色脚印。油亮的大背头也乱了造型,几缕十来公分的长发从大背头分离出来自由垂在了右眼前,有一丁点狼狈的同时倒也多了几分邪魅。

看着这副场景,便衣们意犹未尽,算是为俩兄弟讨回一点利息。

这时,一阵狂暴的汽车咆哮声渐渐袭来,接下来是一声强烈的撞击声传来,大家纷纷下意识的举手弯腰做先天性的自保动作。完后纷纷向大门口看去。

两辆白色丰田坦途破门而入,车门打开,9名身材健硕的亚裔男子鱼贯而入一般迅速包围了便衣。

突如其来的9人再次让便衣们的紧张程度达到了巅峰,这次可不只紧张和么简单,这9人可都是持枪的,而且每人都是两把,除了腰间统一都挎着***17外,对准自己这边的可都是重型家伙,.45 ACP口径的KRISS Vector3把,美制***M16A43把,关键是大杀器的国产QBS09式也有3把,而且每个人都是美制军用防弹衣,全身的战术装备甚至到了鞋子,尼玛,这完全是一个战术小队啊,国内这时怎么了???

“都他妈把枪丢下,双手抱头,跪下”。

其中一名男子朝着打包好的废纸就是一个三点射,硬是逼迫便衣们小心翼翼的弯腰放下了枪械。

开玩笑,他们就一个人来个一梭子,这个中队在场的可都得报销了,照做是明智之举,不丢人。

开三点射的那名领头男子走向了中队长,也就是刚才他看到死虐金建新的那个人,直接将他从人堆里揪了出来。将步枪背在背上,从腰间取出沙色的***对准了他的头部。

这一瞬间,中队长全身寒了个遍,今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交代了?这可把在场的便衣吓傻了,这种程度得叫反恐部队啊。无一不是战战兢兢。

“胆子挺肥啊,国内敢这样玩?”手持***的男子用颇具磁性的嗓音询问到。

这话把众便衣逗乐了,尼玛,这话我们来说才对吧。不过他们也就敢想想,不够表露出来。

另一名手持***的男子收回了枪,走到人群中,在便衣身上搜出一把钥匙走进了金建新。

“金总,不好意思来迟了!”

金建新礼貌的点了点头,走到了领头人身边,两人来了个大熊抱。

这一举动,可谓是让便衣们寒透了心,完全吓傻了。

“斌子,两年不见,黑了啊!”

“新哥,咋回事啊?我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到办事处报道呢。”

“大家都收了吧,这些个都是警察,国有国法,咱是守法公民,按法律办事,不能坏了规矩。”

叫做斌子的男子一个手势,大家纷纷收了枪站成了一排。

“斌子,金胜和你弟麻子被杀了,室内监控硬盘没见了,你去你面看看,收集一点线索。”

斌子皱着眉头,对金建新口中的他弟弟,麻子的死感到很不能接受。不过金家有恩于他们两兄弟,更何况在国外打仗那么多年,对生死有些看淡了,并没表现出来太多,于是他带着另一名男子进入了铁皮房内进行证据收查。不到十分钟,两人走了出来,斌子对着金建新点了点头。

金建新会意,走向了大门口,后来的9人也纷纷往坦途皮卡这边后退。

这时,铁门边上一只手持枪顶住了金建新的脑门。

“一级戒备”!最先反应过来的斌子吼叫到。他手持步枪,弓背将准星瞄准了金建新脑门后的半个脑袋。

除了身后的两人依旧持枪对准那7个便衣,其他人闻讯纷纷将准许对准了金建新身后,并且迅速反应过来,二人一组绕过皮卡以金建新为中心进行战术包抄。这是外军面对持枪劫犯的基本战术。

突然的戒备,也让7名便衣有了捡枪的机会。

顿时,形式发生了细微的周转,一名未知人士持枪劫持了‘持枪犯’的主脑金建新,但是他被其余持有重型武器的‘持枪犯’包围,但是7只手枪又对准了这伙‘持枪犯’。

势力依旧是金建新一方更强,但完全颠覆了之前的一方压倒性火力,形成了较为微妙的对峙。谁先开枪都会造成双方的重大伤亡甚至双方团灭。

好在双方的心理素质都是一流的,不至于临危走火,造成不可婉转的局面。

第三中队的7人在第一时间,其实并不知道控制金建新的人是谁,不过作为经验丰富的刑警,他们知道这时候不捡枪就等于傻13,当他们捡起手枪后信心就上来了,有更多的注意力去辨别整个局势的倾倒性。

三方面都持有不同的心态。

第三中队这边的中队长心思瞬间活络了:

控制金建新的大概率是警察,第一是因为他也是手持***,另一个就是对国内治安环境的绝对信心,国内绝不允许枪支到处流通。

这也是国内安定闻名于世的原因。当然金建新这伙人肯定另有隐情。他们应该式合法持枪的。

不管什么原因,这给了中队7人重新持枪的机会,重新持枪造成了现在的局势。

他的身份这会儿不太重要。

斌子的心里也是一万头草泥马踏过:

原本他这边占据压倒性优势,但这会也颇感鸭梨山大。

他们火力更强,但是老大被控制,谁要是乱开一枪,以现在紧绷的心态,会照成混战,战损率无法预计。

再说,他们可以向控制金建新的不明人士开枪,报告上也有理由解释开枪证明,但是这个时候身后的警察心态能不能蹦得住很难说,如果枪响诱发他们心态崩掉下意识开枪,自己这边怎么办?他们是半自动手枪,只要我们不被爆头,我方是有机会还击的,甚至团灭他们,他们可是表明了身份。我们在国内开枪照成伤亡,执照吊销是肯定的,而且会百分百承担刑事责任。甚至死刑。得不偿失。

而控制金建新的年轻男子心态最为放松。

他判断金建新一方的心理素质略高于第三中队,缺点是他们受训于国外战情环境,对国内的行为就不太好分析,不过好的是,能绷住心态不会乱开枪。

另外对自己有利的是第三中队的临场心理素质也相当高,自己制造了给他们捡枪的机会他们把握的很到位。如果斌子一方不先开枪的话,他们应该也蹦得住。

而斌子这边显然不会先开枪,除了心态优势之外,就是自己控制的这个人。

自己是受命于省厅勘察现场,而后成立专案组,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破案。

而自己控制的人,据资料显示,是死者家属,他的目的显然是调查金胜的死因,而案发现场的枪支极有可能是来源于他自己的这个组织,毕竟现在他们重火器都扛上了。控制他们就有可能破了凶杀案的枪支来源。就算枪支是来源于金家自身,对于金胜的死,金家显然更看重。

金家家底大,金建成眼界高地位高,凶杀案已经上报纸,他一定不允许乱来造成不可逆转的事态。如果道明来意,第一会安抚金家,证明省厅在注重金家的情绪。第二会安抚第三中队,让他们知晓我们是站在一边,他们得知局势倾倒性正平衡于第三中队自身,所以他们届时的心态会更放松,增加不会走火的几率。

综上所述考虑,他觉定自爆身份和来意。

“我是省厅的刑警大家都规矩点,把枪放下。”

话少,但是信息量巨大。

不过他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零距离控制金建新时应该专注点,这位可是能在开枪前把你撂倒的主。

金建新向斌子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后者立马会意,双手托枪高举,做出了投降的动作。

见状,省厅刑警高高悬起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见机,金建新后脑勺迅猛往后仰,撞击上身后挺拔的鼻梁。

强烈的刺痛让省厅的同志失去瞬时视觉,等他恢复过来后自己的右手腕已经脱臼,前一秒还被自己控制的金建新,现在正控制着自己,用了一把92,一个锁喉姿势。

形式再次反转。

这是省厅同志始料未及的,一颗心再次悬了起来。

斌子这边则再次松了一口气,新哥的身手,依旧是那么强悍!

“妈蛋。剧情反转的太快了吧,干便衣十年,没见过这剧情的。兄弟们淡定点,”第三中队长无语道。

“兄弟们,把枪都放下,问题不大。”

省厅的想破823涉枪命案,和第三中队目的一致,双方均站在绝对正义的立场;金建新和斌子这边则带有更单纯的复仇动机。

只是,这前后四波人都没曾想过会闹成此般大乌龙。内心无不羊驼乱跳。

除了第三中队队长,此刻他嘴角微微上扬。

几束红光悄无声息的钉在了以金建新为首的‘团队’。

“狙击手”!!!

用不着斌子提醒,此处肉眼可见的制高点,几乎都由2人一单位的狙击小组占据,目标正是自己这边。

原来,之前第三中队的支付记录仪没有关闭,这玩意是新式装备,带有4G传输功能,可用于远程执法。查看到这边情景的小姐姐立马向支队那边汇报了这事,对方一看有重型家伙,可不得了了,立马联系了特警队那边的老友往这赶。这不才有了这剧情。

“这是开枪械展览啊,哈哈!”

随着一阵粗犷的声音响起,一阵碎步声夹杂着小型金属件撞击声彻底包围了这伙人。

数十个身穿黑色战斗制服的特警在两个中年人的带领下出现在这里。他们手中漆黑的95式显然不是摆设,威风至极。原本空旷的垃圾站此时都显得有些许拥挤。

“金总,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呵呵,怎样?给我个面子把你手上的家伙放了,场面不妥!”

金建新似乎不太有心思和眼前自称老徐的人杠,事态也不允许。

见金建新放下了手中的92,斌子一伙人也放下了手中的长家伙段家伙。很配合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接受特警们的安检。

训练有素的特警战士,收缴了武器后,给一众人上了拷,规规矩矩的向老徐身边年长的男子做了汇报。

在他们口袋搜出持枪证的问题就有些两难了。他和老徐做了失陪,带着收集的这些个证件回到了指挥车。

”金总,这事比较棘手,你也知道,涉及到大家伙,特警队已经介入了,刚刚那老家伙,特警队的。金家的事,我很抱歉。“

说着老徐拍了拍金建新肩膀,走到了第三中队。

两人关系似乎不一般。

”吴自强,清理现场,收队,五千字报告。“

第三中队长高涨的情绪瞬间跌落谷底。

”是,徐支!“

差不多十余分钟,刚去到指挥车的特警指挥官又折返回来。

一把将手中的装着证件的塑料袋丢给了支队长老徐。一招手指挥队伍收队。

”徐伦,你小子坑我呢?大家伙合法,场景不对,回头带证件和公函到我那口取。这事我就到这了,823这类事不归我们口管,不要拉我参与,我乐得清闲。“

说着,他领着特警队直接撤了。

警戒线外,支队长徐伦和金建新单独交谈了一会儿,也带队撤离了,只留下另外两人看守警戒线,走的时候他还向金建新晃了晃手中装着一堆证件的透明塑料证物袋。

和徐伦一起离开的还有省厅来的人,他时不时回头瞅了瞅金建新,眼神满满都是不服气。

前后来了五波人,这陆陆续续的离去。金建新眼里充满煞气。他自顾点了一支烟,没吸两口便狠狠的仍在地上,走到了599旁边。

”斌子,你领兄弟们到凤凰城,找到这小子。“

说着递过去一张照片,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快递小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南边的夏天》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