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甜园福地_第四十章 过眼瘾_起点中文网

甜园福地_第四十章 过眼瘾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23 23:00:00

感谢雅始终如一的支持鼓励,寂寞会更加努力的。

现在,阿圆开始佩服阿文和采莲的本事了,小小的脚丫,是如何丈量完从村子到镇上的距离的呢?她这双并没有裹脚的大脚板,也已经走得脚掌生疼,薄薄的鞋底子,就跟被磨穿了似的。

一路上零零落落的也有不少去镇子上的庄稼人,也大都是步行,或者坐着牛车,“吱吱扭扭”的慢慢儿超过了他们。

在阿圆的眼中,那破败的牛车,已经不亚于前世见到过的“宝马”“奔驰”“劳斯莱斯”——

牛车上的人也是面带骄傲的,个个微昂着头,以一种近乎悲悯的眼神扫向步行者,尽管,他们也不见得就是“豪车”的拥有者。

“嘁——等咱有了钱,买两辆马车过瘾,一辆坐人,一辆拉货,眼馋死你们!”阿圆被一双嘲讽的眼神给激的心里不平衡,冷冷的撇过了头去。

那眼神来自一个花白头发的妇人,褐色的布衣裙,发髻盘的一丝不苟,四方脸,粗眉毛,狭长眼睛,法令纹很重的向下撇着,嘴角也下垂的厉害,而且嘴唇菲薄菲薄的,愈发的,显出一种阴狠。

这老太太盘坐在一辆牛车的扶栏处,身边挤挤压压的也坐了几个谈笑着的妇人,那眉眼间的冷意或者是蔑视,却单单只有她最为明显。

“莫非这是个熟人?还跟咱有仇?”阿圆一只手去扯白老大的袖子,脑袋里还胡乱的猜测着。

实在是,那眼神就跟见到扒了自己祖坟的仇人差不多。

白老大急忙停下脚,关切的看向小媳妇儿:“要不——我背着你走?”

他以为媳妇是实在累的不行了,刚才还坚决推辞不让自己背,怕人笑话呢!

正在缓缓超过他们的牛车上,谈笑着的妇人们发现了夫妻两个。

“啧啧,这不是白家新媳妇吗?瞧这水嫩的模样,大侄子也舍得让她两脚插土,怎么不花个两文钱,也上牛车轻省轻省?”离那个阴老太太最近的妇人开了腔儿,笑得跟吃了盐的老鼠一般。

白老大猛抬起头,抓着阿圆的一只手紧了一下,到底还是招呼了一声:“花婶儿——奶奶——”。

“奶奶?”这次阿圆被惊到了,怎么又冒出个亲戚来?

被白老大尊称奶奶的那个妇人,正是被阿圆判断为最阴最可恶的老太太。

貌似,有一声从鼻腔中发出的“嗯——”传出来,又或者是没有,那牛车丝毫没有减速,只留下些许的土尘和几个妇人笑闹的声音。

“呵呵——见了你老白家大孙子媳妇儿也不心疼?——”

阿圆捂了口鼻,虽然前天才下过雨,这土路却干的很快,怪不得他们每次回家都是灰头土脑的一身邋遢。

“那老太太,是你的亲奶奶?”阿圆的声音被捂得有些闷。

白老大的神色,难堪的厉害,嘴唇哆嗦了几下,终究没解释出什么道道儿来,最后一弯腰,双手猛地一提,竟然把阿圆从地上背了起来。

“啊——哈哈——”,阿圆被吓一跳,又随之觉得被拢住的大腿上痒的厉害,身子往白老大的后背一趴,止不住笑了起来。

白老大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闷头疾走,好半晌都不发一言。

好在此刻路上的行人离得遥远,阿圆索性休息一阵,也容许白老大发泄一下。

新媳妇的手,慢慢儿搂紧了白老大的脖子,一张温热的脸颊就贴在那张黑脸旁边,痒痒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半边腮帮子上。

“奶奶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我——”白老大的声音里有些苍凉,似乎想要倾诉:“怎么做——都不喜欢——”。

阿圆的心,就像被谁的手给紧揪了一下,这个大男人此刻无助又可怜,不由得阿圆的母性不滋生。

他很小的时候,也曾经渴望过这个奶奶的关爱吧?怎么做都不喜欢,那么,小小的孩子曾经做过很多努力了?最终却还是得到这么个冷哼,甚至是仇恨的眼神。

就像自己,曾经以为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姑娘,遗弃过自己的父母就会后悔了,就会找到孤儿院来把她领回家。

可是,那样的美梦,一次都没有实现过。

“承光,咱不难过,她不喜欢咱们,咱们自己喜欢就好了!”阿圆滑下了地面,绕到男人身前,郑重其事的说到。

“嗯——”,白老大的回答很局促,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人流渐渐多了起来,道路也越发宽敞,房屋高大密集,并且,道路两旁还出现了装潢漂亮的二层楼房,衣饰也鲜亮起来,间或会有几顶小轿子穿过,旁边跟着家丁和小丫鬟或仆妇,鬓角或发髻上,果真都簪着花朵。

甫一进镇子,阿圆就被女子的服饰发髻吸引了,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完全新活的时代,宛如走在一幕古典戏剧之中。

何况她的前生出自美容院,正是需要对时尚装饰最为关注的职业,还有女人的天性使然。

越是往镇子里面走,遇到的女人装扮越耐看,当有幸瞧见了几个出入店铺的身家富贵的女人,阿圆发现,她们的发髻从低梳又转换到头顶,形成了高高的“朝天髻”,或者,要叫做“同心髻”,正是宋代比较典型的发式之一,梳时将头发向上梳至头顶部位,挽成一个圆型的发髻。

除了在发髻上插花,更多的,还会插上一把甚至几把小巧或尺寸张扬的梳子,颤颤巍巍的,让阿圆叹为观止。

曾经见到过的宋朝仕女图中,似乎就有这样的插梳发髻。据说,插梳于发髻上的装饰习惯由来已久,流传至唐朝,所插梳子的数量大为增加,及至宋朝,妇女喜好插梳的程度与唐朝妇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插梳的数量减少了,而梳子的体积却日渐增大。

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宋仁宗时,宫中所流行的白角梳一般都在一尺以上,发髻也有高到三尺的,极为壮观。宋仁宗对这种奢靡风气非常反感,下诏规定,不论宫中宫外,插梳长度一律不得超过四十。

这样近距离的接近挽着高髻的女人,阿圆激动万分,女人的服装,反倒没有看进眼里,哎!只可惜这个镇子级别还太低,不知道若是县城、省城、京城的天之骄女,此刻的发髻得盘到了多么高耸的程度了!

白老大自然发现了媳妇的异常兴奋,也注意到了阿圆的聚焦点都在女人的脑袋上,心里便觉得羞愧,不能送给她这些奢侈品去穿戴,自然也舍不得去出声制止媳妇过过眼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