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怡严易泽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秦怡严易泽小说

秦怡严易泽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秦怡严易泽小说

互联网 2021-04-19 18:35:22

主角是秦怡和严易泽的言情小说全文在哪看?秦怡严易泽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刚走进客厅,管家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少奶奶,您可算是回来了!”“管家,怎么了?是不是易泽出什么事了?”

秦怡严易泽小说简介

一早起床,秦怡没见到薛晚晴,应该是去上班了。收拾好床铺,秦怡洗了把脸,给薛晚晴发了条微信,告诉她自己回去严家了。薛晚晴可能正忙,一直到秦怡下了出租车也没回。

秦怡严易泽小说全文阅读

“妈,您来的正好!您瞧瞧这丫头刚刚居然冲我吼,咱们严家还从没人敢这么跟长辈说话呢!”严若华恶人先告状,直接把锅甩给了秦怡。“丫头,还不快给你姑姑赔个不是!”严老太太什么也没问直接叫秦怡道歉。“姑姑,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尽管极不情愿,秦怡还是乖乖的低了头,道了歉。可严若华却根本不买账,瞥了秦怡一眼,阴阳怪气的对严家老太太说,“妈,咱们严家什么时候违逆长辈道个歉就完事了啊?”严老太太转头笑着问,“那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啊?”“既然触犯了家规,那当然是要请家法了!”“说的有道理!”严老太太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管家一眼,管家赶忙跑了出去。没多久双手捧着一根抹了桐油通体灰褐色看上去有些年头的藤条走了进来,不用说这就是所谓的家法了。“老夫人,少奶奶这才刚进门,您看是不是……”管家看了眼严老太太,又看了眼跪在严老太太面前的秦怡犹豫了下。“王管家,你胡说些什么?还不动手?难道等着我妈亲自动手不成?”没等严老太太开口,严若华就色厉内荏的逼王管家抽秦怡。“若华说的没错,家法面前人人平等!”严老太太点点头,示意管家动手。管家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秦怡面前低声说,“少奶奶得罪了,等下您稍微忍着点!很快就过去了!”眼见管家手里的藤条高高扬起重重抽下,秦怡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啪”清脆的藤条抽在皮肉上的响声传入耳中,可秦怡却根本没感觉到一点疼,这是怎么回事?话不等她睁眼看看是什么情况,后背就紧紧贴在了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里,严易泽天真的声音传入她耳中,“老婆姐姐别怕,我保护你!”秦怡转头看到的是严易泽疼的龇牙咧嘴,依然固执的维护她的那张俊脸,心里猛的一疼,接着升起了一股暖意。“易泽,不许胡闹!赶紧给我起来!”严老太太脸色一板,脸色不悦的说了句。“我不起来,你们要打打我,不许打我老婆姐姐!”严易泽倔强的看着严老太太。严易泽跑来搅局,严若华就知道这事儿进行不下去了。毕竟严老太太最疼严易泽,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绝不会动他一根毫毛,只能不甘的看了秦怡一眼,改口给秦怡求情。“妈,我看要不这次就先记下,以后再犯一起处罚好了!”“既然若华这个姑姑都求情了,也好,就这么处理吧!不过这该计多少啊?我记性不太好,若华你给妈提个醒儿!”“触犯家规,第一条十藤条,第二条二十藤条,第三条十五藤条!妈,我没记错应该是这样!”“若华记性就是好啊!”严老太太点了点头,看着严若华的脸色一冷,“既然这样,管家,给我抽她二十藤条”“妈,我又没犯错,为什么要抽我?”严若华激动的看着严老太太,很是不服气。“那你的意思是我老糊涂了?”严家老太太浑浊的眸子看着严若华,似笑非笑的问道。“这……”严若华无言以对,一旁的秦怡更是一脸茫然。

秦怡严易泽小说免费阅读

“我说不是,你信吗?”“你觉得我会信?”严易泽的嘴角泛起冷笑,眼神凌厉的如同尖锐的刺刀,看的凌穆扬很是不***,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凌穆扬顿时也火了,脸色一冷,“那你还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回答我!”冷冽的语气像是彻骨的寒风,直刺向凌穆扬。这一刻,凌穆扬的身份,凌穆扬强大的背景在严易泽眼里就是个屁,他毫不在乎,只想要知道他要的答案。“放开我先!”凌穆扬抓住他手冲他低喝,严易泽冲他冷笑,“闭嘴,回答我的问题!”“严易泽,我叫你放开我!”凌穆扬的声音猛的提高了几个分贝,满是酒意微红的脸上冷意凌然,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要来掰严易泽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他醉了,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你在命令我?”严易泽猛的一把将他扯到面前,嘴角泛起一丝厉色,“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回答我的问题!”话音刚落。凌穆扬的两个黑人手下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到这一幕二话不说冲过来把严易泽拉开,死死挡在凌穆扬的面前。“少爷,您没事吧?要不要”其中一人转头看了眼,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凌穆扬沉着脸摇头,目光越过两个黑人手下落在严易泽阴沉的脸上,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严易泽。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今天的事我不想和你计较,你走吧!”“朋友?哼!我没你这样的朋友!”说完严易泽转身就走,丝毫没有任何的留恋。身后凌穆扬的黑人手下盯着他的背影死死皱着眉头,沉声道问,“少爷,就这么放他走了?”凌穆扬抬起头冷冷扫了他一眼,吓得这个黑人手下赶紧低下头,再也没敢啰嗦一句。凌穆扬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点。面无表情的说,“送我回去!”“是!”两个黑人顿时一左一右搀扶着凌穆扬走了出去。严易泽沉着脸走出尚客优,刚一上车就见秦怡已经倒在座椅上睡着了,皱眉看了眼罗琦,“她怎么样?”“少奶奶喝多了,睡一觉应该就好了!”“恩!”严易泽点头,盯着熟睡的秦怡看了几眼,这才问道。“刚才她有没有说什么?”“这”见罗琦迟疑,严易泽就知道秦怡刚才肯定胡言乱语了一大通,眉头一皱,“别吞吞吐吐的,说!”“是,少爷!刚才少奶奶含含糊糊好像在说什么,凭什么只许少爷您在外面拈花惹草,却不让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什么的,声音太小,我也没大听清!”罗琦见严易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迟疑了下说,“少爷,会不会是少奶奶误以为您这几天是去美国找凌琳小姐,要不您还是告诉她真相吧!”“闭嘴,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严易泽脸色一冷,罗琦赶紧低下头说了句,“不敢!”“给我记住,这几天我在医院的事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秦怡和老夫人!否则,我拿你是问!”说完严易泽眼神复杂的看了紧闭着双眼,脸色酡红的秦怡,吩咐了句,“回去!”回到家已经快两点了,严易泽怕被严老太太发现特意让罗琦把车停在了别墅外很远的地方,抱着秦怡一步步的走回去。穿过客厅,上了楼,刚要推开房门***,身后传来严老太太的咳嗽声。“奶奶,您醒啦?”严易泽转头冲严老太太笑了下。“你们都没回来,我怎么睡得安生?”说完严老太太盯着严易泽怀里的秦怡皱眉问,“她这是喝醉了?”严易泽点头,“昨天她和薛晚晴找好了花店的铺面。晚上跑去唱歌庆祝,一时间太过兴奋喝多了。”“哦!”严老太太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让他先把秦怡送回去,等下去书房找她,说完转身走了。严易泽把秦怡抱***,帮她脱去外衣,放她放进被子里,有小心翼翼的给她掖好被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坐!”书房里,严老太太挥手让他坐下。严易泽点头坐下,笑着问,“奶奶,您找我有什么事?”“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最两天事情办的怎么样!”严老太太随意的笑了下。“挺顺利的!”严易泽不动声色的点头回了句。“顺利就好!易泽,按说奶奶不该说你。但作为长辈我还是得念叨两句!你现在毕竟和秦怡那丫头结婚了,即便是你再忘不了琳丫头,也要收敛点!大老远跑去美国找琳丫头这种事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再做了!免得伤了秦怡那丫头的心!”“是!”明知严老太太误会了,可严易泽却还是点头称是,想起方才严老太太看秦怡的目光,严易泽眸子微微一闪,抬起头看着老太太说,“奶奶。昨晚的事,请您一定不要生秦怡的气。她也是”“奶奶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再说了同为女人,我比你了解她在想什么!行了,别担心了!回去睡吧,明天你还得去公司上班呢!”“好!那奶奶您也早点休息!”说完严易泽转身走了出去,心里渐渐松了口气。秦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醒来身边空空如也,伸手摸了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眉头皱了下起身洗漱下楼吃饭。严老太太已经吃完饭,正坐在那看报纸,见秦怡进来笑着说,“丫头,快来吃饭!”“好!”秦怡答应一声坐下,吃了两口,皱眉问。“奶奶,易泽他还没回来吗?”“他昨晚就回来了,一早就去公司上班了!你难道不记得了?”“记得什么?”秦怡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问。“昨晚你喝醉了,是他去接你回来的!”秦怡眼睛瞪得老大,一脸惊愕的看着严老太太,想到昨晚一起喝酒的还有凌穆扬,她忽然心里一紧。可任她怎么翻阅脑海里的记忆,也找不到昨晚关于严易泽的半点痕迹。她昨晚喝断片了,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吃完饭,秦怡和严老太太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出门办点事,严老太太点头嘱咐她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别又像是昨晚那样喝的醉醺醺的,影响不好!”“奶奶,我知道了!”严老太太的话不轻不重,可秦怡却隐约感觉的出严老太太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点头答应一声,上楼换好衣服就出去了。二楼书房窗口,看着秦怡的车驶出别墅大门,严老太太轻轻摇了摇头嘀咕了句,“也不知道这丫头听没听明白我的意思!”秦怡这才刚一出门,去公司路上的严易泽已经得到了她出门的消息,眉头微微一皱,吩咐道,“让人跟紧少奶奶,我要知道她这一整天都在和什么人接触,去了哪儿,干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是,少爷!”罗琦眸子一闪,迅速掏出手机吩咐了句,这才回道,“少爷,已经吩咐下了!”严易泽点了下头,示意没事了,缓缓闭上了眼睛。尽管脱落的视网膜已经通过手术重新装上了,但由于他在医院休息的时间太短,还没完全好利索,必须要时刻注意让眼睛休息。不能用眼过多,否则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还要定期去医院检查,可以说那晚秦怡下意识的一肘子,给严易泽的生活和工作都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只是这些严易泽并不愿让任何人知道。他很清楚他视网膜脱落这件事流传出去会造成的严重后果。秦怡并不知道严易泽刚刚让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此刻她正在去薛晚晴家的路上。半个多小时之后,薛晚晴哈欠连天的上了车,问她等下去哪儿。秦怡笑笑说。“当然是去联系装修公司,把咱们的花店好好的装修下,争取早点开业!对了,晚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你是老板,我都听你的!”“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个花店可是我和你的事业,不是我一个人的!”秦怡很严肃的纠正了她一句,薛晚晴无奈的笑笑,“好,算我说错话了!不过我对装修这东西根本一窍不通,要不这样你去联系装修公司,我去联系货源,稍晚点咱们再碰个头,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打算!”秦怡觉得薛晚晴说的有道理,毕竟他们的花店才十几平米不到二十平,装修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现在真的很有必要先把货源联系好,也就点头答应了。中途把薛晚晴放下车,秦怡问了下司机润城最好的装修公司在哪,就直接过去了。装修的事很琐碎,秦怡和设计师聊了几个小时,又带着他们去实地测量下铺面的尺寸,谈好价格,交了订金,就把铺面钥匙给了对方,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中午了,给薛晚晴打了电话,问了下她那边的情况,听说她距离这不是太远,秦怡约她等下一起吃饭。在附近找了家餐馆,点好菜等薛晚晴,薛晚晴没等来,却等来了严易泽。“怎么想到跑这里吃饭了?走,我带你去吃大餐!”严易泽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要往外走,秦怡一把扯开他的手,沉着脸说,“大庭广众的,别拉拉扯扯行不行?”“行,算我错!走吧,这里配不上你的身份,我带你换一家餐厅!”严易泽笑着来牵她的手,秦怡摇头缩手,“不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以前我就一直在这种地方吃饭,你不用管我,自己去吃吧!”严易泽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下,“这样啊?那我也在这吃,这些菜看上去不怎么样,闻着倒也挺香的!”说完严易泽故意嗅了下鼻子,装出一脸陶醉的样子坐在了秦怡身边。秦怡明知道他在鬼扯,却也没揭穿他,任由他在那自说自话。严易泽夹了点菜放在嘴里嚼了几口,见秦怡一直没动筷子,转头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吃啊?”“我在等人!”“等人?谁?”严易泽脸色一紧,眸子深处闪过一丝警惕。“我等谁是我的事,你这幅样子是几个意思?”秦怡皱眉看了他一眼问,严易泽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太紧张了,轻松的笑了笑,“你是我老婆,我这是在关心你!”“少来,别忘了!我们还没领结婚证呢!”听见秦怡旧事重提。严易泽心里一紧,这才想起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瞬间觉得有些不大保险,笑道,“那这样,等下吃晚饭,我们就去把证给领了!”“你很闲吗?去公司上班第一天就敢翘班?”秦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问。严易泽看着她笑眯眯的说,“翘班怎么了?工作哪有你重要!”秦怡皱眉看了他许久,笑了,“是吗?那你也别上班了,在家陪我吧!”“这”严易泽一下就蔫了,一脸无奈的说,“恐怕有点不合适!毕竟我现在是严家唯一的男人,不可能完全丢下公司不管!”“那你还说的那么动听?”见严易泽还要分辨,秦怡挥手,“行了,别说了!我就是给你开个玩笑,领证的事以后再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公司上班吧!你刚回公司,可得注意点影响!”“还是老婆最体贴!”面对严易泽刻意的讨好,秦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她才不会告诉严易泽,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想和他领结婚证呢。毕竟她不知道严易泽和凌琳发展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严易泽会让凌琳将她取而代之,真要现在就领了结婚证。到时候又要离婚,太麻烦。薛晚晴来的时候,见到严易泽稍微愣了下,尤其是见到他身后的罗琦,更是脸色有些微微发红,怎么也不愿意坐下来和秦怡他们一起吃,说是不想打扰他们,非要到旁边桌子去坐。严易泽心知肚明,转头看冲罗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过去和薛晚晴一起吃饭。罗琦感激的冲他点了下头,这才走了过去。眼见两人在旁边又吃有聊,很是温馨幸福,严易泽笑着对秦怡说,“还真别说这两人挺般配!”“这还用你说?”秦怡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没再搭理他。严易泽看她眸子闪了闪最终什么也没说,吃完饭严易泽就被秦怡给赶去了公司。去隔壁的咖啡馆和薛晚晴喝了杯咖啡,下午秦怡陪薛晚晴去联系货源,身在严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的严易泽在听到罗琦的汇报,就没再刻意的关注秦怡的行踪,全身心的扑在了工作上。一直到快天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严易泽回到严家,却没见到秦怡,问了管家才知道她还没回来。罗琦又被他派去办事了,严易泽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秦怡。“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我等下还要和晚晴去鲜花市场看看,就不回去吃了,你和奶奶说声不用等我了!”“那好,注意点安全,早点回来!”挂断电话,严易泽也没再理会。毕竟现在他每天要工作,秦怡有自己的事情做也挺好,省的她一天到晚的闷在家里。

小编点评

所有晦暗都留给过往,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秦怡严易泽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记得关注哦!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