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萧容衍白卿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白卿言重生(萧容衍白卿言)

萧容衍白卿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白卿言重生(萧容衍白卿言)

互联网 2021-04-22 22:11:40

主角是萧容衍白卿言小说《白卿言重生》是千桦尽落倾心所创的一本重生古言小说,她记得,腊月十五二妹妹白锦绣出阁,忠勇侯府世子来迎亲早到了半个时辰。镇国公府十七子尽数去了南疆战场,长辈提前安排拦门的表亲不成器凑在后院偏僻处斗蛐蛐赌钱,无人拦门,导致白锦绣提前一个时辰出门。

小说简介

就是这提前一个时辰,迎亲队伍遇到了劫杀梁王的人,白锦绣听说梁王遇刺出手护住梁王,自己却命丧刀口。想到梁王……白卿言闭眼,***攥紧身下的床单,气息不稳。

白卿言重生全文阅读

白卿言喝完一碗苦药,用帕子擦了擦嘴,靠坐在床头凝视插着红梅的白玉瓷瓶出神。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回到了宣嘉十五年腊月十四。她记得,腊月十五二妹妹白锦绣出阁,忠勇侯府世子来迎亲早到了半个时辰。镇国公府十七子尽数去了南疆战场,长辈提前安排拦门的表亲不成器凑在后院偏僻处斗蛐蛐赌钱,无人拦门,导致白锦绣提前一个时辰出门。就是这提前一个时辰,迎亲队伍遇到了劫杀梁王的人,白锦绣听说梁王遇刺出手护住梁王,自己却命丧刀口。想到梁王……白卿言闭眼,***攥紧身下的床单,气息不稳。她脑海里全都是死前,梁王淡漠戏虐的目光,凌厉到让人心惊的五官。他蹲跪在浑身是血虚弱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白卿言面前,说了很多。说他如何联手祖父军中副将刘焕章坑杀了白家所有男儿,说他如何用白卿言赠予他兵书上祖父的笔迹,伪造了坐实白家通敌叛国的书信,又如何把白家一门遗孤逼上死路……上辈子她竟蠢得相信梁王对她情义无双,相信他登上高位的原因是为了替白家翻案,甘为他牛马随他出征为他挣下不世军功,成全他战神的名声,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可他害死了祖父父亲和她的兄弟不说,连她的妹妹们都没有放过,想起她七个妹妹经梁王之手无一善终的下场,白卿言血气涌上心口,胃里翻江倒海般绞痛,恨不能活撕了梁王那个薄情寡义的畜牲。“大姑娘……”大丫头春桃轻轻唤了白卿言一声,捧着攒盒低声道,“洪先生开的药好是好,就是太苦了些!大姑娘吃颗蜜饯儿给嘴里换换味儿。”白卿言捡了颗姜汁话梅含进发苦的口中,定定看着给她背后加了个软枕的春桃,春桃是母亲董氏奶妈的女儿,自小跟在她身边当差,忠心不二。“二姑娘,这雪大路滑的,您怎么过来了?”院内传来洒扫婆子小心翼翼讨好的声音。暖阁里,正要弯腰拢碳火的春妍搁下手中火钳子,挑了帘出去行礼,语气不善:“二姑娘。”白家二姑娘白锦绣踏上台阶,解开披风,轻声问给她行礼的春妍:“长姐可好些了?”“托二姑娘的福,大姑娘好着呢!二姑娘明日要嫁去忠勇侯府了,海一般的事情等着二姑娘,二姑娘不赶紧准备着,何苦大雪天儿的往我们清辉院跑。”春妍心里不痛快,话里夹枪带棒的。原本和忠勇侯世子订了亲的明明是她们家大姑娘,就因为大姑娘十六岁那年随国公爷上战场受了伤落下病根子嗣艰难,这和忠勇侯世子定亲的就成了二姑娘,春妍心里怎能服气?春桃闻声朝隔扇外看了眼,替白卿言拢了拢锦被,问:“大姑娘,二姑娘来看您了,您见吗?”白卿言一下握紧拳头,想起前世梁王说,他之所以留白卿言一命,是因为白锦绣出阁当天替梁王挡了一刀,她临死前哀求梁王此生好好护着白卿言,不要负她。白卿言心头酸涩,沙哑着声音吩咐:“你去迎迎二姑娘。”春桃应声从主屋里出来,双手交叠规规矩矩行礼唤了二姑娘,才道:“大姑娘刚喝了药,气色已经好多了,特让我来迎迎二姑娘,二姑娘快请!”春桃亲自给二姑娘白锦绣打帘。白锦绣进屋暖气迎面扑来,怕过了寒气给白卿言,她站在进门的火盆前烤了烤,这才绕过屏风朝内间走来:“长姐……”再见白锦绣清丽秀净的面容,羞耻、愧疚的情绪在白卿言内心汹涌翻腾,是她当初对梁王的当断不断让白锦绣以为她钟情梁王,拼死护下这个逼死白家满门的恶鬼畜牲,她愧对白锦绣愧对白家。春桃让丫头给白锦绣端来杌子放在床边,不等白锦绣坐下,白卿言嘴里发苦,红着眼对白锦绣招了招手:“锦绣……你过来!”白锦绣拎着袄裙***,在白卿言床沿坐下,只觉白卿言整个人如老者般暮气沉沉,她满目担忧握住白卿言的手:“长姐,是不是因为明日……”不等白锦绣说完,白卿言便摇了摇头,哽咽道:“锦绣,长姐希望你能答应长姐,以后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必须护好你自己,知道吗?”“长姐?”白锦绣摸不着头脑。“你答应长姐!”白卿言***握紧白锦绣的手。白锦绣见白卿言气息不稳,忙不迭点头:“锦绣知道了长姐!”明日白锦绣出阁琐事繁多,只在白卿言这里略坐了坐,便起身回去。送走白锦绣,白卿言遣了所有丫鬟,躺在床上,前前后后将梁王和白家的事情想了个遍,只觉如一场大梦通体生寒。从二妹白锦绣的死开始,白家就逐渐被推入深渊。老天有眼让她重回二妹出阁前一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白锦绣和白家如前世那般。明日白锦绣出阁,她得有万全的准备,万一那些不成器的表兄斗蛐蛐,也得有人能顶上。还有梁王长安街遇刺的事,上一世结案时说是南燕细作行刺。可如今细细想来,梁王一个名声在外懦弱无能的王爷,有什么值得历尽艰辛混进大都城的南燕细作来刺杀?再者,得派靠得住的人去一趟南疆,倘若能有机会救下祖父父亲他们最好,如果没有……也要先一步掌握证据,不能给梁王陷害白氏一族的机会。还有白家儿郎尽损于南疆的事情白卿言不能瞒着祖母,得提前以缓和的方式让祖母心里有个准备。这样……等前方战报传回大都城时,祖母才不会受不住打击撒手而去。只要白家还有祖母这位陛下的亲姑母在,就不至于和上一世一样太过被动。白卿言身体还虚,又思虑过甚,一阵倦意袭来她半梦半醒,迷迷糊糊梦到了祖父、父亲,还有她的十七位兄弟。梦到祖母弥留之际拉着她和母亲的手泪流满面,说自己无用……竟在白家最为艰难之际撑不住要先去找祖父了!她把护着白家遗孀的责任交给母亲董氏和白卿言,望她们不要负了她的嘱托。“祖母!”白卿言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胸口起伏剧烈。见自己还在清辉院的床上,白卿言几乎要撞出胸膛的心跳才逐渐平复。她雪白的中衣被冷汗沁湿,泪水也沾沁湿了绣花枕。白卿言闭了闭眼,想到刚才梦里的情景,她不敢再耽搁……该布置安排的得尽快安排下去。她强撑着打起精神来,掀开锦被沙哑着嗓音唤道:“春桃……”

白卿言重生免费阅读

“大姑娘!”春妍应声挑了厚帘子从屋外进来,见白卿言坐在床沿,忙拿过夹了薄棉的披风给白卿言披上,说道,“春桃姐姐去夫人那里帮罗妈妈的忙,还没回来。”瞅着白卿言精神状态不好,春妍不免忧心:“姑娘怎么没有叫人伺候就起身了?”“什么时辰了?”“未时了。”春妍将床榻两侧的帐子收了起来,“姑娘要不要用点鸡丝粥?小厨房里方妈妈一直用小火煨着,那香味儿可馋坏人了。”白卿言拢了拢披风:“伺候我起身吧。”随着一声“大姑娘起了”,刚还安静的院落,很快热闹起来,扫雪的扫雪,备水的备水。很快,伺候洗漱的丫鬟们捧着漱口水、痰盂、铜盆、巾帕规矩立在房檐下立成一排,春妍这才让人挑帘,带着丫鬟们鱼贯而入。春桃回清辉院,听说大姑娘起了,忙拍了拍身上的雪,打帘儿进门伺候。见白卿言一身素白色绣菱花纹袄裙披着白狐大氅要出门样子,春桃疾步上前忙着给白卿言系大氅。“外面雪正大呢,姑娘您还病着,这是要去哪儿?”“去看看祖母。”春桃欲言又止,侍奉白卿言穿好大氅,从炭盆里取了烧的正旺的炭火装进手炉里,她知道他们家大姑娘一向主意正她磨破嘴皮子怕也不顶用。接过春桃递来的手炉,白卿言揣在怀中,吩咐道:“一会儿我和祖母身边不用你伺候,你避开人,亲自去一趟前院,让卢平护院过半个时辰在后院假山旁的回廊等着我,我有事吩咐他。”“是!”春桃应声。白卿言走了两步,攥紧了手炉回头瞅着正收拾衣箱的春妍,打量着目前对她还算忠心的春妍道:“春妍,让青竹酉时过来找我。”算时间,此时恐白家男儿已经尽损,可……既然老天爷让她重新回来了,白卿言还是想要拼尽全力一试,万一能保住哪怕一个呢?!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哎!我收拾完衣笼就去找沈姑娘!”春妍爽朗道。雪还未停,白卿言一路踩着雪过来,在长寿院外扫雪的小丫头机灵,老远看到白卿言就进院子里禀报。这白卿言人还没到院子门口,祖母身边的蒋嬷嬷就赶忙迎了出来。“大姐儿,雪还未停您怎么来了?”蒋嬷嬷撑着伞和一众丫鬟疾步走到白卿言面前,动作自然拿过丫鬟手里捧的新手炉换了白卿言手中半凉的手炉,亲自为白卿言撑伞。白卿言当年被刺中腹部落水,留下了病根格外畏寒,全府上下无人不知。蒋嬷嬷七岁便在祖母身边伺候,一生未嫁,后来祖母西去蒋嬷嬷没过多久就吞金殉主,可见忠心。“嬷嬷……”白卿言一边和蒋嬷嬷往长寿院走,一边问,“祖母午睡醒了吗?”“大长公主醒了,正礼佛求佛祖保佑国公爷和世子爷一行平安凯旋。”“祖母近日身子可好?”“大姐儿放心,大长公主身子有太医院院判照料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将近年关国公爷、世子爷和哥儿他们没回来,大长公主睡得有些不好罢了。”蒋嬷嬷说。白卿言点了点头先进了暖阁整理身上的衣裳,蒋嬷嬷有条不紊吩咐人给白卿言换沾了雪的鞋袜,拿热给她净手。“嬷嬷,您先别忙,我有话和您说。”白卿言解开披风递给春桃,在火盆旁坐下,“你们都先下去吧……”蒋嬷嬷是个精明人,知道白卿言有话要说静静站在一旁。“嬷嬷,南疆有消息传来……”蒋嬷嬷屏住呼吸,有了不好的预感,面色不大好看:“是不是国公爷……”白卿言凝视着火盆,伸出手烤了烤,沉吟了片刻道:“劳烦您,把上次太后赐给祖母的救命良药拿出来备着,另外再准备些参片。”蒋嬷嬷点头,面无血色。白卿言听得“咔嚓”一声脆响,回头朝雕花木窗外看去,竟是积雪压断了树枝。她冰凉的指尖收紧,抿了抿唇:“再让人拿着祖母的名帖,请黄太医过来候着。”“大姐儿,其实这段时间大长公主总睡不好,隐隐有了预感!”蒋嬷嬷眼眶泛红,“大长公主一向刚强,不至于请太医过来,大长公主撑得住。”“嬷嬷,还是请太医过来吧。”白卿言垂着眼,眸底已有泪光。祖母刚不刚强撑不撑得住,白卿言上辈子已经知道了。这辈子,白卿言太害怕失去亲人,她知道以祖母的睿智程度,即便是她托借梦境之说怕是也能猜出一二来,她必须做好万全准备。“莫不是……世子爷也出了事?”蒋嬷嬷扶住门框,腿差点儿软下去。蒋嬷嬷口中的世子爷,就是白卿言的父亲,大长公主的嫡子。白卿言看向蒋嬷嬷,眼眶湿红,脊背却挺得直直的:“嬷嬷不是外人,我不怕和嬷嬷透底,以后恐怕……整个白家都要指望祖母了。这事您心里有数就好,确切的朝廷战报传回来之前,我打算假借梦境之说让祖母提前有个准备,祖母还要靠嬷嬷照顾,您可千万要撑住了。”蒋嬷嬷只觉脑子嗡嗡直响,一身的虚汗,她点了点头自知事情轻重,大姐儿一个孩子都能撑住,她诡谲的宫廷生涯都撑过来了,没道理还不如个孩子。蒋嬷嬷打起精神,忙让人带了大长公主的请帖去请黄太医。白卿言在偏房暖了暖身子驱散了身上的寒气,估摸着黄太医差不多要到了,这才让蒋嬷嬷去禀报她来了。“阿宝,你身子不好,怎么还冒雪来了?”大长公主一看到白卿言便嗔了一句,话里虽然责怪,可大长公主还是如常伸手拉过白卿言摸了摸,见她手还算暖和这才缓和了脸色。再见祖母,听祖母唤她***名,白卿言只觉真若隔世……她忍着喉头的哽咽,开口道:“祖母我就是想你了。”大长公主看着白卿言这孩子气的模样,佯装生气用手指点了点白卿言的脑袋,把人搂在怀里,又摸了摸白卿言的脑袋,慈祥道:“再过一个时辰宫廷画师可就要到了,别人都在闺阁里拾掇自己,偏你往祖母这里跑!”明日镇国公府二姑娘出阁,这是镇国公府第一位出嫁的姑娘,祖母专程请了几位宫廷画师,要给她们姐妹们画丹青。真实抱着大长公主,闻到大长公主身上的檀香气息,白卿言越发的难过,生怕这个消息说出来还是和上一世一般的结果。见蒋嬷嬷打着帘子进来,对她点头,白卿言就知道黄太医已经到了,门口的人蒋嬷嬷也支开了。“祖母……”白卿言仰头看着大长公主,“我今天中午做了个梦,梦见祖父、父亲、各位叔叔、兄弟,都没有能从南疆回来,祖母您受不了***病倒了,又有人诬告我们白家通敌,我白家所剩皆为女子,没有祖母的保护只能任人鱼肉。”

小编点评

萧容衍白卿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