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嫡女之人民教师_第八十七章 铅汞影响子嗣_起点中文网

穿越嫡女之人民教师_第八十七章 铅汞影响子嗣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19 23:30:10

“我去上书房干什么?你当宫里的供奉都是废物啊?就我这功夫,也就能闯闯你这秦王府了!”

听听这是什么话?感情秦王府就是随来随去的坊间市井呗!

某人撒谎是张嘴就来,皇宫大内她张瑾瑜可不是只进了一次,虽然每次都被发现,可也是全身而退,大内供奉连个毛都没捞着。

之所以此时拿出大内供奉来对比,就是不忘暗嘲贬低一下秦王府的防卫松懈漏洞百出。

秦王吉仓一脸黑线~~~

这一点,让他无言以对!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的,重新调整王府的布防了,为得就是对于某个来去自如的人,能提前发现预警。

也显得秦王府里的人,不都是某人嘴里的废物。

但,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某人每次总是能在不惊动侍卫的情况下,都能直接进入自己的书房重地。这就让人很无奈、很不爽了!

得亏入侵者没有恶意,又是未来的王妃。

这要是个敌人,他秦王恐怕早就脑袋搬家了吧!

所以,每次面对瑾瑜的嘲讽,秦王都尴尬的无言反驳~~~~

技不如人,徒叹奈何!

秦王对于自己的这个准王妃,有时也是恨的牙痒痒得!

那毫不留情面的嘲讽,真的让人很难堪!

而这小女子却好像乐此不惫,每次看见自己的尴尬难堪,都乐的像一个随风摇摆的~~~狗尾巴花。

对,就是狗尾巴花!~~~秦王咬牙切齿。

秦王府的守卫可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中的高手,怎么到了小王妃的嘴里,就是如此的不堪了?

秦王无限郁闷中~~~

“哪你这炼钢法是从哪里来的?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还会打铁!”

秦王没好气的反问。

“我家可是武勋世家!传到我们这一代也有几百代了吧?老祖宗就不能给我们留点家当遗产什么的?”

还能这样糊弄人?~~~秦王无奈!

小妻子不愿意说,就不说罢!反正她也是心向自己的,连这么珍贵的东西都交给了自己。

至于东西的来路,没必要为难一个心向自己的小娘子。

“好吧!看你献宝有功,你想要什么奖励?”

“还有奖励?好啊!~~~让我想想啊~~~要什么奖励呢?~~~俗话说~权财色不离家。

要权?我已经是王妃了!权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我还怎么逍遥自在?不好玩!

要财?你还不如我有钱呢!

要色?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哪还有什么可要的呢?~~~

我发现,你这个王爷当的很失败哎!竟然没有自己妻子想要的宝贝!”

听到张瑾瑜的自言自语,秦王吉仓是越听脸越黑~~~

越说越不着调了~~~听听什么话~~~什么我就是你的人了?

感情!~~~他堂堂大吉朝的亲王秦王爷,是个以色侍人的呗!

“唉!现在没什么需要的呢!要不先记下?以后有了我稀罕的,咱们再论功赐赏?”

“随你!本王记下就是了。”

吉仓现在已经没继续谈话的心情了。

此时他那男人的自尊,已经被眼前这个“无情”的小女人,暴击无数遍了。

伤自尊咧!

“对了,大婚以前要把王府翻修一新,所有费用我出,把所有木柱垫木下的防蚁铅汞全部启出来,再把王府里的所水井都给填死,找大师另外挖井!”

一副女主人颐气指使的姿态,我们的人民教师,又放出一个“大炸弹”!

“为什么?这宅子刚起没几年啊?为什么要翻修?

再说翻修王府都是有朝廷规制的,都是由工部统一勘察统一安排,不是谁想修就能修的。

就算咱们自己出银子,那也是要上报父皇的。

这样奢靡浪费,你觉得父皇能同意?”

秦王呛呛着自己的小妻子,啥也不懂的傻丫头!觉得总算搬回一局,小丫头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嘛!

张瑾瑜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规矩。

在她的想法里,既然是自己的房子了,想咋折腾就咋折腾,只要不碍着别人就行!

可没想到,在古代一个王府的翻修竟然有这么多规矩。

“房子不翻修也行,但房基里的铅汞必须启出来!还有,水井也必须重新堪舆!”

瑾瑜可是知道~在古代的大型宫殿建筑中,为了防止蚁患,可是在房基有木头的地方埋设了大量的有毒铅汞。

而这些重金属有毒物质,是会随着土壤渗入地下水系统,你不见,中国各个历史朝代中,很多大家族或皇室都是短命或子嗣困难?

这就是重金属中毒啊!

她张瑾瑜可不想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你为什么对铅汞和水井如此在意?”

“大仙给我算命了,说王府的风水跟我八字不合。”

瑾瑜懒得解释。

她怎么说?说科学研究表明重金属中毒会影响子嗣和短命?拉倒吧!古代人能懂这些?

“胡说八道,王府的风水可是由钦天监监正亲自堪舆过的,是任何八字都可宜居的格局。怎么可能克人八字?”

晕死~~~忘了古代皇族起房子,钦天监是必须参与的。

“总之,你不按我说的改,我以后就不住进来!成婚以后,你只好独守空房了!”

没办法解释了,只好蛮不讲理的胡搅蛮缠了~~~

“好吧好吧!~~~我让人看看怎么更改,尽量不大动干戈,省的惊动父皇又节外生枝。”

对于小妻子的胡搅蛮缠,秦王吉仓是即头痛又欢喜。

头痛的是此时的小女子毫无道理可讲;

欢喜的是小妻子完全把自己当自家人的感觉,让他很温馨很温暖。

这种被家人无条件信任的感觉,在皇宫里是根本体会不到的,他对此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呵呵呵~~~我知道王爷最是心痛我了!”

瑾瑜难得的在秦王的脸颊上,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

小男生是要时不常的鼓励的!

亲完,在二五眼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瑾瑜就一个瞬移,跃出了书房~~~顺风飘来一句话:

“记住,改建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啊,相公!~~~咯咯咯~~~”

秦王直到院外的守卫听到动静,冲进书房保护的时候,才从恍惚中清洗过来。

“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一群废物!”

得!他也认为自己的人是废物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