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燕隼令_第一章 回燕京_起点中文网

燕隼令_第一章 回燕京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14 22:18:26

一只身形矫健的燕隼飞过楚凉十三州,来到边关的一处营帐上空,不停的盘旋。

营帐门口的士兵看到后,立刻跑进了帐内。

“世子爷,郡主的燕隼来了。”

听到禀报,沈楚然立刻放下手中的战旗跑出了营帐,举起手肘,抬头看向天空。

那只不停盘旋的燕隼看到沈楚然后,俯冲而下,安稳的停到了沈楚然的手肘上。

沈楚然熟练的从燕隼的腿上取下信件,信件才脱离燕隼的腿,燕隼便扑棱了两下翅膀,冲上了天空,飞向远处。

沈楚然拆开信件看了两眼便皱起了眉头。

“爷,怎么了?”季许是沈楚然的贴身随从,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沈楚然,关心的问道。

沈楚然收起信件,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季许,而且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木易,随后转身向着中央大营走去。

季许也看了眼木易,挑了挑眉,最后跟上了沈楚然,心里琢磨着,“郡主莫不是又干了什么大事?”

沈楚然还没走到中央大营,就看到了走过来的沈岱林。

季许和木易赶忙行礼,“王爷。”

沈岱林看到沈楚然手里的信问道,“不会是佳柔的信吧?”

沈楚然苦笑了一声,将信递了过去,“父亲,佳柔她回燕京了。”

沈岱林皱了下眉头,接过信仔细的看了一遍,脸上浮现出了与沈楚然一样的无奈,“这个丫头,主意越来越大了,总是先斩后奏。”

“也不知道佳柔走了多久了,会不会有危险?”沈楚然担心的说道。

沈岱林将信件叠起来,已然变成了一副骄傲的表情,“你妹妹你还不了解?跑到敌国都安然无恙的偷了份情报回来,就别说回燕京了,而且她身边有高手护着,危险倒是不会有,只是我得给你祖父写封信,让他们好有个准备。”

“嗯,佳柔回去也好,我们一家一直守在边关,十几年不曾回京,祖父见到她定然会欢喜的。”

“是啊,十多年没有回去了,佳柔更从出生便一直在边关,回去尽尽孝也好,你把这封信给你母亲送去吧,她定然也是不知道的。”

“是。”沈楚然接过信,又向着西大营走去。

沈岱林一家镇守边关十几年,击败敌军无数次,战功赫赫,其妻温妤也是大燕国少有的女将军,为百姓称赞,燕平帝黄金白银赏了不计其数,最后实在赏无可赏了,封了沈岱林为唯一的异姓王宁王,嫡长子沈楚然为宁王世子,唯一的嫡女沈墨卿为昭和郡主,佳柔是沈墨卿的小字。

沈楚然刚走进西大营,就看到沈煜然跑了过来,沈煜然是沈岱林的嫡次子,只比沈墨卿大一岁。“大哥怎么来了西大营?”

“佳柔回燕京了,我来跟母亲说一声?”

“什么?佳柔回燕京了?她自己?”沈煜然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她回燕京干什么?她从出生就没回去过。”

沈楚然只好把信递给了沈煜然。

沈煜然看完还是有些不相信,“她要回去参加大堂哥的婚宴?这理由你能信?别说她,就连我都不知道大堂哥长什么模样。”

沈楚然又将信拿回来,敲了一下沈煜然,“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她?她可从来不会编理由糊弄我们,就是去敌军大营,也只是几个字,‘我去敌军大营了‘,不说谎,没理由,但是只要写了理由,便一定是那个理由。”

沈煜然揉了揉被沈楚然敲红的脑门,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我这不是担心她吗?她自己,谁也不认识,回燕京?胆子也太大了。”

沈楚然摇了摇头,已经走近了西大营的营帐。

温妤看着走进来的表情丰富的兄弟俩,笑着问道,“你们两怎么一起来了?是有什么事?”

沈楚然行了个福礼,将信递给了温妤,“母亲,这是佳柔的信。”

温妤抽了下嘴角,有种不好的预感,看完信后,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你父亲可说了什么?”

沈楚然摇了摇头,“父亲并没说什么,只是说要写信告知祖父。”

“你妹妹这性子,本来给她取名佳柔便是希望她柔和安静,温婉善良,可你看现在?”温妤说着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怪我和你父亲对她疏于管教,而她还从小就是极有主意的,这又不知想起什么,要跑回京去。”

沈楚然笑着安慰温妤道,“您也知道佳柔早慧,从小就多智而近妖,常人懂的她都懂,常人不懂的她也懂,敌国都偷跑过很多次,这次是回自己祖父家,定然也是没事的。”

“随她去吧,我们常年都在打仗,顾不上她,她自己在王府也不知道折腾些什么,回京有你祖父祖母他们照看着,也许会更好些。”

温妤她们也确实没有时间看顾沈墨卿,沈墨卿从十岁开始便独自一人生活在燕行最西的凉州王府中,上一世,她确实养成了她母亲希望的样子,温婉柔和,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一人在王府中,无所事事,学来打发时间。

只是这一世,从她重生回五岁时,便改了爱好,学起了舞刀弄棒,兵法谋略,可能沈楚然也不会想到自己那还没及笄刚满十三岁的妹妹武功早已在他之上。

沈墨卿的祖父是燕京的英国公兼左丞相沈坚,权倾朝野,父亲沈岱林作为大燕国唯一的异姓王更是地位尊贵,而这样一个鼎盛的家族,却在上一世,子孙三代都一个个死于意外,这让重生回来的沈墨卿越想越觉得蹊跷。

一个两个死于意外,她可以勉强接受这是意外,可是她们全家几乎都死于意外,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从她大堂哥沈星然意外死亡开始,沈家就像是中了某种诅咒,接连死去。

她要查个究竟,要阻止这些“意外”,而沈星然的死就是在成婚后不久的春宴上,所以,她要赶在沈星然成婚前赶回英国公府。

自从前几天收到了燕京的来信,沈星然已经定亲,沈墨卿就做好了准备。

几匹疾驰的快马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燕京赶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