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养成系统:女配恶神从天降_90、医仙朝语(三十二)_起点中文网

天道养成系统:女配恶神从天降_90、医仙朝语(三十二)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14 22:43:05

待今日的生死台论道结束,趁着天色未晚,白子期一个人漫无目的徒步,想到处走走散散心。

这一个散心,不知不觉,就一个人走到了后山。

柳月山庄的后山,是一片密林。

平时就鲜有人打理,青藤翠曼,荒草丛生,一片野生生长之象。

柳月山庄很大,单坐落之地就囊括了整整一座山脉,不然的话也不会作为江湖生死台论道的道场。

但里面仆人丫鬟也不是特别的多,所以,这后山也就少有人来。

无人的踏足之地,照着夜色朦胧,整一片还夹杂着时不时的昆虫鸣叫声。

倒真的生出一种寂静无声的感触来。

白子期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于这样的场景之下,顿时清醒了几分。打算原路返回时,又闻草丛中有几许哀哀之声。

那声音如泣如诉,夹着点淡淡的哀求与痛苦,在无人时听来,只觉得后心发凉。

野山闻怀疑。

白子期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虽说医者仁心,可仁心不代表愚蠢到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

恰恰相反,因为医者难自医,所以医仙谷古训向来就标明了,“大医固己”。

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就救人,才是真正行医之道。

只是,白子期虽然想的很清楚,也想离开这里,但是,有的时候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白公子,来都来了,夜色寂寥,不如就留下来,陪陪奴家嘛~”

瞧着那哀怨的哭声没有按照预料的那样吸引来自己的猎物,隐藏在暗处的猎手也终于按捺不住。

“装神弄鬼,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指不定是什么山精野怪,白子期立刻一身防备,主动出声想引出那躲在暗地里的人来。

只是对方明显不吃他这一招,凉风习习,周遭传来女子明晃晃的调笑声,

“奴家久闻医仙谷的白公子,俊逸出尘,今日一见,果是叫人…”

“心痒难耐呢~”

弯弯绕绕的余音,每一个字似乎都带上了魅惑之意,多像一把勾子,一下一下的勾在人心窝窝里。

可怜白子期到底是出身医仙谷,追本溯源,生平所学皆是治病救人的法子,杀人之术自然匮乏。

对上这“妖女”一般的人还真没招架之力。

“你……!”

在被那声音蛊惑倒下的一瞬,白子期脑海里一片昏沉,视野里侵染着秾丽的深紫衣摆,却已无力反抗。

“真是个妙人儿~”

“不过可惜了……”

遗憾的语气,只是说出来的话依旧是入了骨髓的妖魅至极的调调儿。女人身着紫纱,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垂在一侧肩际,几缕散落在胸前的突起之上。

丰.乳.翘臀,身姿纤长,一双妖娆多情的凤眸,就这样直勾勾的打量着倒在地上的白衣公子。

“鼻子太低,额宽太小,皮肤,粗糙了点儿,这唇形嘛……,还勉强能入眼。”

紫纱女人俯身兴致索然地舔了舔,狭长的凤眸半寐如同品尝回味,末了,悠悠叹了口气,

“还是先将就着玩儿吧。”

“虽然相貌一般了点儿,最近也没什么好货,就当换换口味了,谁叫这庄子里条件不好呢。”

条件不好,也就只能将就了不是吗?

夜色浓浓,山林间一片寂静,一阵风吹过,林子里的树叶就唰唰作响。

“白白,刚刚那个说话的女人是坏人吧?”

“那,那个人被抓走会不会有危险?我们,要不要帮忙……?”

少年垂着脑袋蹲在地上,犹豫了好久,还是把目光投向那闲情逸趣地到靠在树干上看了半天“戏”的女子。

他的身份和他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少年还不想这么早就说出来,所以,只能曲线救人,尽量让白白出手。

“救?”

“你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去打一个老妖精?”鸣白月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是……”

少年急忙想解释,只是鸣白月说话速度更快,根本懒得听一个人族狡辩,

“那我还挺好奇,你是太看得起我,对我有莫名的自信,还是说……”

“我的命在公子眼里还没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有价值呢?”

鸣白月侧目,笑意冉冉的看着少年,只是那眼里的笑意,极为,浅淡。

就一眼,看的少年心慌不已。

“白白,白白不是的。”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

少年欲解释,却无法言明缘由。

他不能说,那个遇袭的人是语儿的相识之人,有过几面之缘。也不能说,他方才看那女子所施之能,是花门一道。

花门女子在江湖上臭名昭著,常有强拉人修合,以吸取对方寿元元气来维持自己青春貌美的例子。

所以,他才想着……

“行了,解释什么?”鸣白月无所谓的摆摆手。

“既然公子心善,本姑娘自然合该要配合配合不是?”

“行侠仗义,这种想做好事赤忱之心,多少还挺感人呵。”

呵?

这轻飘飘的嗤笑语气,夹带着极强的嘲讽意味。让一万元也忍不住跑出来冒了个泡,

「宿主,你这话说的好没有诚意,瞧这个人族被你吓唬的。」

脸白的跟个纸似的,身子摇摇欲坠,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挂了一样。

还真像宿主常说的那样,是跟兔子一样小的胆子,就宿主的一两句话,竟也能怕成这样?

一万元觉得吧,虽然说自家宿主的确是变态了点。这几次杀人的时候,手法上也稍微微残忍了那么一丢丢。

但是一万元作为最先进的天道系统流中的一员,是坚决不会承认它其实也有点怵自己这个宿主的。

人类有句话说的很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命的怕的就是那些个不要命的穷凶极恶之徒。

而宿主身为不怕死的人里面的佼佼者,一万元跟鸣白月绑定,等同于将两个人的身家性命栓到了一块儿,这对于一个智能系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自己这个宿主还过分的聪明了。

“好了好了,我不是都要按照你的意思去救人了,你怎么还是这样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救也不乐意,不救更不高兴,你们男人回回破事儿可真是多!”

鸣白月满心嫌弃的安慰那少年,语气虽冲,却带足了不自知的耐心。

真是奇怪。

神,也会有耐心,去安抚一个凡人的……情绪吗?

光团漂浮在离鸣白月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