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46,查出真相:你怎么去做了律师?应该去做刑警才对!-完美隐婚

246,查出真相:你怎么去做了律师?应该去做刑警才对!-完美隐婚

互联网 2021-04-20 00:24:54

红尘万丈,有人千千万,世间便有千千万不同的生活。

而各种十字路口的抉择,将左右每个人的生活方向。

有人选择积极的生活,努力想将人生打造的多姿多彩,比如苏锦,她热爱软装设计,愿意用自己的热枕在每一个客户的家居设计上洽。

有人沉沦在消极的生活中难以自拔,无法将自己的视野调到另一个高度,用另一种方式来打造另一种不一样的前程,比如顾丽君,六年时间,白白蹉跎了年华,一事无成,是多么的凄凉钤。

有人终日奔波忙碌,用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换取他所想要的事业上的成功,比如靳恒远,十年时间,他缔造了属于他的锦绣人生,成为了别人眼里、具有传奇意味的风景。

有人随意的过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比如薄飞泓,六年时间,他放逐自己,不积极向上的争取,只简单的把日子过了……

也有人用死亡来解决问题,以为死了,就一切终结了,比如韩彤妈妈。因为活的压抑,仇恨的种子就在心头发了芽,某日,它爆发了,又没有人劝住了她,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那自是最不可取的。

这世上,人心是各不相同的,由于人这个载体,其所处环境的不同,所接受教育的不同,心理承受力的不同,导致人生形成了千种百态。所以,才有了那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所以,喜的,悲的,痛的,悔的,恨的,每天都在发生。

人的心态,会决定你将得到怎样的生活。

这是绝对的。

这种生活,指的是精神生活。

有时,精神上富有,比物质上富有,更能激发人的生存***,更能给人带来丰富多彩的生活。

*

丧礼过后,苏锦把韩彤姐弟接去了自己家。

没办法,章家的房子被章家二老给霸占了,根本不让韩彤进门。

靳恒远将家里一处杂物间,让人给处理干净,重新装饰了一下,另外又置办了简单的床具用品,供这对姐弟俩入住。

杨葭慧本来想让韩彤去她家住的,苏锦不让——这是她的表妹,如今无家可归,不管怎么样,都该住到自己家的。

再有就是,杨家双亲相当迷信,一个刚死了家人的人,还戴着孝,住到他们家,会生禁忌。

与其跑到别人家讨了嫌,给葭慧平添了麻烦,不如由她亲自照看,这样她也放心。

与此同时,章家向法院提出了诉讼,想要争取章以赞的监护权,以及财产继承权。

“章家二老都是退休工人,虽然其中一个长年在吃药,但每个月五六千的退休工资摆在那里。经济实力还是有的。

“而父母双亡的孩子,在法律上,祖父母或是外祖父母对其都是第一顺序抚养人,其次才是成年的兄姐。

“所以,在这件事上章家要是不肯松口,韩彤很难拿到监护权。

“由监护权而关联到的是财产继承权,监护人可以代管孩子名下的所有财产……

“所以,韩彤在这件事上,最多能拿到她妈妈名下一半的财产。

“因为她妈妈再婚时,有财产公证过。如今她妈妈没了,两个孩子都有权力继承她的财产。而章怀德的财产得归章以赞继承……

“因此,这事处理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清晨,苏锦从梦里醒来,窝进了靳恒远怀里,忍不住纠结起章以赞的归属问题,靳恒远就给她简单分析了一下。

“你有把握赢吗?”

苏锦听着好担忧。

靳恒远挑眉睇着,唇角一翘,笑得有点无奈:

“自打我成名,很少有人会这么置疑我的辩护,靳太太,你就这么不信任我的能力?还是不信任我身后这个团队?”

苏锦怔怔看他,这个男人,眉目之间,那是何等的自信。

“我从来没见过你在法庭给人辩护是怎么样的!”

她所见到的靳恒远,永远是温柔无害的,对她深情款款的,让她感觉舒服的……

像那天,她在萧至东的视频当中所看到的靳恒远那愤怒狂野的模样,她没亲眼目睹过,更没见过他与人雄辩的光景。

所以,没法想象。

“嗯,那你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深入的了解我一下……”

说话间,他那双手开始不规距的在她身上游走,眼神深深然起来,某种渴望,已然呼之欲出。

这一次,苏锦没有如他所愿,而是脸红的拒绝了:

“今天不行!”

“因为什么?心情不好?”

他定定看她,手停了下来。

“大姨妈来了!”

好吧!

这表明,他的希望落空了。

苏锦看到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失意——呵,这人啊,那得有多盼望她能怀上。

“我们可以慢慢来的。不急好不好?”

她居然想安慰他。

“哦?你知道我在急什么?”

他眨眨眼,笑了。

“怀孕的事,我们,别太着急。”

她脸红点破。

“好吧好吧……那就慢慢来吧,先享受二人世界也是好的……嗯,不能做,那就亲一亲……”

他低笑的吻她。

那压抑的气氛因为他的吻,而消散了。

她无力承受着,人变得有点晕晕乎乎。

那一刻,她在想,什么时候,韩彤也能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走进自己的幸福啊……

*

苏锦去上班了。

靳恒远目送她离去,没一会儿就打了电话出去让薄飞泓盯着,回来时,看到姜妈正往韩彤房里送食物。

他在门口看了一眼,姜妈正在安慰这个可怜的姑娘。

小以赞呢,正在喝牛奶,大眼睛骨碌碌直转。

他把姜妈叫了出来,告诉她自己要出去了,外头有人守着的,要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姜妈笑着让他走吧,家里有她陪着呢!

靳恒远去了嘉市一品轩,季北勋住在那里,他是昨天来的。

“这是你要的资料。”

季北勋正对着电脑打着什么,看到他来,努了努嘴,示意边上搁着的那份案档,嘴里说了一句:

“十八年前,青河孤儿院管理档案的那位工作人员已经死亡。这是她的档案……”

“非正常死亡?”

否则这位不可能会准备这么厚厚一打资料的。

他坐下来。

“对,非正常死亡。”

季北勋点头,手指没停下来过:

“被人谋杀至死。密室杀人。凶手一直未抓获。”

靳恒远听着,翻开了资料。

那工作人员名叫李瑶,十八年前二十八岁,家境一般,已婚,未育,出事之前,已在孤儿院工作三年,是个勤勤恳恳的女人,出事原因,保暖炉没拔掉引起大火。事发时,李瑶在家,半夜才被通知由她负责的档案室被付之一炬了。

因为保暖炉不是档案室的必备之物,是李瑶私自带进去的,这有违孤儿院的规定。但由于没有造成人身安全,最后孤儿院对其作了劝辞。

李瑶下岗之后在家闲赋半年多,有一天她去银行存了十万块钱,以自己的名头存的,这钱是怎么来的呢,不明确。

一个月后,她被勒死在家。

当时,她老公出差在外,家里没有其他人。

这个案子,查了有三个月,没查出来。

之后,李瑶的老公,不得不让妻子入土为安——一直以来,这案子是悬而未决的疑案。

“你有什么收获?”

他一边看,一边问。

铁镜给端了一杯茶过来,笑着接上:

“老大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把这案子给破了……”

季北勋的确有那样一份能耐,靳恒远自是知道的,一笑,接过茶,喝了一口后放下。

“谁杀的李瑶?”

他继续翻着那些资料,目光一瞄,有了一个结论:

“她男人干的?”

季北勋轻轻点头:

“嗯!”

“因为钱财?”

他看到了,李瑶那份资料下压着另一个名叫钱正光的资料。

这个人正是李瑶的先生。

此人,自他太太过世之后,就崛起了,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之后却成了一家白手起家的私营老板。

做老板都是要本钱的,所以,这人初时的钱是哪来的这件事,就很值得深入研究了。

“对,有人买他杀他妻子。他还真下了手,并成功拿到了十万元现金。但他没存银行。之后是用他妻子的钱做起了公司。曾面临破产,可他用他的十万备用金把公司撑过了难关。昨天,老大用了一个很巧妙的方法,将其杀人的过程给还原了。并且他也已经供认不讳……”

铁镜说话的语气无比骄傲,倒是破案的那位神情很平淡。

“他怎么说?”

靳恒远最关心的还是这事。

“有人出十万买通了李瑶,营造了失火事件,并且得烧掉有关廖小书的信息。之后有人又出了十万买李瑶的命。钱正光没见过那人长什么样,因为见面时那人戴着口罩。”

“可那人为什么要买李瑶的命?”

靳恒远本能的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因为李瑶见过那个人。而且那个人还知道李瑶和钱正光正在闹矛盾。李瑶在外有爱人。那时正要和钱正光离婚。”

季北勋回答。

靳恒远一听就明白了:

“所以,这个人应该是和李瑶认得的且很熟悉的熟人。而且还是孤儿院里的人。”

季北勋淡一笑:

“你怎么去做了律师?应该去做刑警才对。警界的一大损失啊!”

靳恒远眉一扬,自然有听出这人在夸赞他:

“这个领域有你已经够了,我觉得我干律师挺好的。术有专攻。”

一顿又道:“说吧!那人是谁?”

“前青河孤儿院院长。他拿了别人六十万钱,准备把廖小书的下落全部抹去。因为当年廖小书被苏家领养这个手续是李瑶办的,所以,院长把李瑶拉进来一起合谋烧了那间资料室。之后,李瑶要和他均分财物,这才令她起了杀心。据说在这之前你母亲曾派人前去找过廖小书。院长怕她嘴碎说漏了嘴,才鼓动钱正光趁夜杀了人。”

十八年前的六十万,那算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李瑶也贪了一些,人心不足蛇吞象。

杀身之祸,就是这么来的。

不过,那不是他最关心最在乎的。

“是谁想要抹掉廖小书的信息?”

靳恒远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题外话---

第一更!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