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部禁书的中国遭遇

一部禁书的中国遭遇

互联网 2021-04-21 10:16:07

手抄本:从地下转为地上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从文革噩梦中走出的中国人,充满着兴奋与激情,急切地想了解外面的世界。

整个知识界都在探索着从西方寻找资源和改革的动力,不仅仅是波及全国的哲学讨论拉开帷幕——萨特的存在主义、弗洛伊德的性欲论、尼采的超人哲学等等都成了人们的讨论热点,同时大量西方著作也被翻译和出版。

1985年1月18日法国《世界报》这样报道:“中国正在加速出版外国名著。”

报道说:中国一家历史最为悠久的出版社即将出版西格蒙•弗洛伊德的著作《精神分析法概论》。尽管弗洛伊德的某些著作已在中国限量出版,但这件事仍然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度里,它体现了现政府所提倡的全面对外开放的政策。

目前,中国人的风尚趋于欧化,外国作品的出版速度也大大加快了。中国已计划出版一千部外国名著。

正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湖南人民出版社计划出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

但是,这本小说与弗洛伊德等的学术著作不同,它在国外曾被作为色情文学的代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是英国作家劳伦斯创作的最后一部小说,于1928年问世。小说刚写成,即被英国杂志指责为“邪恶的标志”“令法国的色情小说相形见绌”,劳伦斯被说成是“黄色作家”。当时旅居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劳伦斯,只能在当地郊外的一家小印刷社自费印刷此书,印数为1000册。直到1960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才在英国获得合法出版的权利。

在中国的文革中后期,那个禁欲和“无私”的年代,生活极端封闭,《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这种小说是社会中的禁忌,只能靠手抄本来流传。手抄本是当时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流行文本,可以说,是一种大众集体无意识的写照。手抄本的内容,除了反映不同政见之外,基本集中在反特(务)文学、性与爱情上,而反映性话题的手抄本呈现出完全对立的两类,一类描写爱情生活,试图戴着革命道德的镣铐舞蹈;另一类则为赤裸裸的性描写,丢弃了一切文化禁忌。

1975年,手抄本《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少女的心》等,在民间的知名度颇高,它们被禁欲已久的知青们称为“很流氓、很流氓”的书。

手抄本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我们上高中时,同学中间还能找到手抄本,主要是以性描写为主的黄色小说,当然,我们只是传看,并没有人再传抄了。”《中华读书报》编辑康慨如此说道。那时,他们接触到的手抄本破烂不堪,都是从父辈那流传出来的,版本质量并不比后来的盗版书好,但流传量相当大。

在那个年代,性不仅是一种文化禁忌,而且是一种政治禁忌,在中国,它从来都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

但是这回,时代变了,湖南的出版人动了出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念头。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伟)[我来说两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