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898章 物是人非_一言通天

第1898章 物是人非_一言通天

互联网 2021-04-20 02:11:32
房文别说作证了,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始终被禁锢。

如果单单是禁锢还好,大不了事后装糊涂,可是房文却惊觉自己居然点了点头。

不是他愿意点头,而是徐言的灵力太过强横,相当于人家按着他的脑袋。

见房文点头,岳无衣顿时大惊,不等她质问,花常在开口喝道:“徐言!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已经不在是反剑盟,如今是散修一脉,连剑主大人都不曾过问我们这些化神修士,你有什么权利陷害我们?我知道了,这场换购会就是你设下的陷阱!”

仗着在场的人多,花常在打算用出激将法,他就不信当着这么多西洲修士,徐言敢击杀化神。

咔嚓!!!

剑光一闪,这位成名的化神高手就此被斩破了紫府,斩裂了元婴。

“剑主不理睬你们,那是人家在乎名声,我又不要名声。”

徐言淡然一笑,五指一动,长睺入手,花常在的尸体这才轰然倒地。

从现身到出手,短短几句话时间,徐言的狠辣程度惊得在场众人脸色苍白。

无论反剑盟还是剑王殿的人,都被徐言吓得面无人色。

当初西洲化神齐齐追杀人家,如今人家渡劫归来,可不是要算旧账么。

“这枚夜眼如果是前辈之物,无衣立刻归还原主,连我自己的烟雨珠也送于徐前辈!”

花常在一死,岳无衣立刻服软,低着头都不敢多看徐言一眼。

“的确是我的,至于你的烟雨珠,谁换给你的,你去找谁要好了,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徐言满意的点点头,收起了夜眼,目光一扫,顿时其他四人纷纷上前。

笑九泉,贾潘奇,文宏乐,石破军,这四位换取烟雨珠的化神连半句话都没敢说,直接取出换来的两颗烟雨珠奉上,至于自己换出去的烟雨珠根本不敢多提。

一次远行,回来的时候顺手得了六颗烟雨珠,可谓收获颇丰。

至于会不会被人记恨,他都被西洲修仙界追杀了多年,又怎会怕被记恨?

临走之际,徐言撤下了百草阁的禁制,拍了拍房文的肩头,道:“房长老以后可要瞪大了眼睛,好好的百草阁,别什么人都借,这个哑巴亏吃得,哎,不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出得大门,扬长而去,望着徐言离去的背影,房文哭的心思都有,再看看怒目而视的几位化神,他觉得头大如斗,忙不迭的解释了起来。

……

坊市最高的酒楼里,心情大好的徐言要了一桌子美味,加上几坛子好酒,身旁是殷勤倒酒的徒弟。

“师、师尊啊,这场大戏我演得还算卖力吧嘿嘿,一个月就有六件地灵宝入账!这要多举办几次换购会,我们就发、发、发财啦!”

钱千千兴奋不已,看着那么多化神强者在她师尊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她觉得痛快万分。

“千千呐,你准备准备,离开西洲,去东洲道府。”

“为、为啥呀师尊,我在西洲挺好的呀?”

“有我在你挺好,我要是不在,你还不得被人给撕了。”

“我、我才不怕!师尊的名号现在响彻天下,谁敢动我?”

“如果我离开真武界了呢。”

“啊?师尊要去哪?我陪着您老一起去不就行了。”

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徐言笑着摇了摇头,取出一些竹简摆放在桌上,让对方收好。

“武神弹,神武弹,火武神,觅天阵阵图,丹道经验,炼器心得……师尊,这些都是给我的?”

钱千千查看着一个个竹简,不由得又惊又喜。

竹简里记载的都是些珍贵又奇异的东西,照比灵石法宝,这些看似普通的竹简才是珍贵的传承。

“善若水,恶如风,平四海,侠天下,问天剑,天魔舞,霸刀三式……这些都是师尊的成名绝技!师尊要一口气都传给我么,我、我学不完呐!”

“学不完可以慢慢学,学不会的,就去问道子,道府里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至少比西洲安宁不少。”

“师尊要远行?”

对于弟子的问题,徐言没有解答,而是抬手一点,混元瓶祭出,下一刻钱千千的身影消失无踪,被摄入了灵宝界。

晴州的天空,蔚蓝蔚蓝,那些裂痕已经被尽数修复。

蜿蜒的大河,轰鸣不断,干枯的河道早已灌满河水。

通天河边,徐言的身影显现而出,望着大河久久无言。

这片灵宝界,已经尽数在他的掌握之中,灵宝界中的无数生灵,生死也在徐言一念。

化形而出的运气,依旧是老仆模样,笑吟吟的躬着身候在一旁,为好奇的钱千千介绍着南北两岸的构造与风土人情。

俯下身,捞一把天河之水。

凉丝丝,好似记忆在沉淀。

摇摇头,身形随风飘散,徐言的身影出现在大普的京城,庞府门外。

历历往事,宛然在目,一袭红衣的身影仿佛就站在门里,朝他微笑。

身形再动,徐言站在了灵水城的城墙上,将军的雕像依旧竖立在风雨当中。

在城墙上站了许久,迎着风迈出一步,跨越虚空,踏入了天北人族的巨城。

费老与铁匠就在城中盘坐闭关,杨大雨与小铃铛在指点着门人修炼,俨然成了经验丰富的长老。

没去打扰这些故人,徐言的身影出现在一个个他曾经熟悉的地方,直到最后,他来到了临山镇。

小镇早已不是当年的小镇,如今的临山镇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城镇,至少比原先大出十倍不止。

走在镇子的街上,能感受到欣欣向荣的气氛。

“打兔子去喽!”

一群半大的孩童呼喊着跑过徐言的身旁,看方向是城外的荒山。

一别数百年,恍惚之间,徐言甚至想要与那些孩童一起奔跑,跑向老坟山……

物是,人非。

微微一笑,再次大步前行,穿城而出,就在镇外十里处,一座道观连夜出现,其名乘云,观中无主,只有道主的雕塑,后院还有一口大缸,一个猪圈。

猪圈空空,并无牲畜。

从此乘云观成了来往行商的歇脚地,变成了一处免费入住的地方,由于道观不收钱,一些夜宿于此的凡人大多会上些香火。

别看观中无主,久而久之,临山镇外的乘云观却成了大普香火最盛的地方,甚至成为了一处名胜之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