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KK專訪/詩詞:「寫廣東歌歌詞,是我愛香港的方法。」

KK專訪/詩詞:「寫廣東歌歌詞,是我愛香港的方法。」

互联网 2021-04-20 05:49:27

去年鄭秀文推出〈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瞬間成為本地樂壇的大熱金曲,填詞人欄目的「詩詞」這個名字,亦因而廣被樂迷所認識。本來打算在詞壇慢慢發展,卻一躍成為屢獲獎項的新晉填詞人,對詩詞來說,一切都充滿著神奇和是意料之外。「喜歡廣東歌」,這是詩詞的填詞的初衷,也是她填詞背後承載的意義。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談及當初Sammi說要這份詞、到Sammi在社交平台上獻唱,〈我〉更橫掃去年的樂壇頒獎禮對她來說,一切仍覺難以置信。「至今我看著那些獎項,感覺也像是騙人的。起初我只當是普通Demo來寫 。看到她某天在Instagram唱起這首歌,也只以為是新碟裡的其中一首Side-track,後來知道它會是下一首主打歌。樂迷很喜歡這首歌,又有很多歌手翻唱,Sammi還在紅館提起我,整個過程很瘋狂,意想不到。」

訪問當日,詩詞帶來詞作的手稿,並分享當初Sammi大熱作品,本是以〈寒徹骨〉作為主題。「我自己有『儲詞』的習慣,有位僧人曾經寫過:『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這首歌本身也是寫這個題材。」 想到以「寒徹骨」作為主題,詩詞說當中的主要原因,是有見香港近年的情況逐漸變差,所以希望寫一首困難時期的歌。「有段時間也很疑惑,尤其當感到憤怒的時候。怎樣才會變好?或者究竟會否變好?亦因此對於歌詞中間的部分,怎樣鋪排才可說服別人會變好。我想了很久,嘗試回想自己以前如何度過很壞的時候。例如我爸爸十二年前患血癌,當時自己也沒有辦法,唯有嘗試撐著,看最重要的東西能否守得住,希望隨著時間會變好,堅持等待機會去作轉變,過程也真的如此。」

一切由「唱K App」開始⋯⋯

雖然網絡上沒找到太多關於詩詞的資料,因〈我〉的爆紅而為樂迷所認識,也予人「平地一聲雷」的感覺,不過詩詞其實早於七年前已開始填詞,亦有在社交平台開設作曲填詞群組與同好交流,年前為可嵐所寫的〈如果信〉(與MC海合填),才是她的出道詞作。談到自己與填詞的緣份,也是從一個唱K APP開始。

「以前家裡有部卡拉OK機,有個程式叫『天涯K歌』,本來國語歌會比較多人聽,但有些朋友想唱廣東歌,於是開始嘗試為他們改詞。」從事教育工作的詩詞,將填詞形容為了解自己的過程。「如何透過創作帶來感動?我會在創作過程裡設想,如果遇到這些事情,自己會有甚麼想法?以前我寫一句歌詞,會多寫直接聯想到的事物,但現在會回想更多以前,挖得比較深去寫感受。」

即使〈我〉已成為樂迷耳熟能詳的作品,但詩詞卻謙稱自己完成創作後,也沒認為自己的詞特別好,也沒想過會很能感動到別人。「我有段很長的時間,不知道道怎樣的歌才算感動。為何我說要挖掘自己腦裡所想,是因為〈我〉歌詞裡最為人感動的部分。例如:『人大了/難得放肆地笑 /才會懂/煩惱盡量忘掉』、『兒童有著兒童畏懼/成人都有成人唏噓/年年適應年年老去/而智慧是沉著面對』等。我都有嘗試這樣去做。」

(受訪者提供)向自己的「詩詞歌賦」邁進

經歷一曲爆紅,詩詞得到的填詞獎項,可能比起部分資歷更深的詞人還要多。如何調整心態,尋求更進一步的突破,也是詩詞當下經常提醒自己要面對的事。「本來打算一步一步來,但現在得到不少獎項,其後該怎樣呢?我覺得暫時自己擅寫心態,希望將來當大家聽到某些歌,會知道是我填詞的,不過我想至少要填到三十首才可累積得來。」

〈我〉的熱潮令詩詞開始被人認識,也為她帶來更多填詞機會,其中一次的音樂合作,就是為符家浚所填的〈絕不棄權〉,題材正好刻劃我城面臨的境況。「填詞為我帶來的動力,就是可以寫自己想寫的東西。畢竟填詞無法成為我的正職,如果自己想寫的東西卻不可寫,為甚麼還要填詞呢?」

從最初改編歌詞自娛,到為音樂創作人寫demo詞,歷年來寫過三百多首詞作,能夠像〈我〉般引發聽眾共鳴,詩詞坦言「可遇不可求」。「久不久有歌詞能夠出版,我就已經開心,始終有人認同,才可長久。」談到其他詞人前輩,詩詞直言難以學到林夕與黃偉文的深厚功力,但林若寧的詞卻是她希望嘗試學習的素材。

「如果要逐首看逐首學,相對來說林若寧比較易學,至少可以從中看到他的章法。所以我經常看他的作品,尤其那些虐心詞,無須賣弄花巧已能寫得『慘到爆炸』,就像〈自動棄權〉。」期望隨年月推演,逐漸建立個人風格,詩詞還有個終極願望,就是舉辦屬於自己的個人作品集,而這亦是她取名「詩詞」的初衷。「我的名字裡有個『詩』字,所寫的詞就叫『詩詞』,如果將來能像Wyman有個作品集,就可將其改名成《詩詞歌賦》,現在就慢慢儲歌吧!」

喜歡廣東歌,所以填歌詞

正職任教經濟和通識的詩詞,也沒放過在校園裡推廣填詞的機會,曾經提倡開辦填詞學會,只是尚未能夠說服校方,不過卻在某次偶然的機會,曾於其他學校代過一堂填詞課,更深感現今年輕人很少接觸廣東歌。「現在的改詞風氣,一定比我以前學生時代少,他們就算會抄歌詞,也是抄國語歌詞。在我代課的那節填詞課,十六個學生裡只有兩、三個學生字與音對應。單是找一首大家都聽過的廣東歌已很困難,新歌沒有聽,經典又不懂,最後終於選到〈喜歡你〉 ,因為有的聽Beyond版本,有的則有聽G.E.M.版本。」

談到寫歌詞對自己的意義,詩詞說也是源自一顆喜歡廣東歌的心。「自己很喜歡廣東歌,填詞是我愛香港的方法,維繫Facebook群組也是我自覺對香港做的一些事。」因此,身邊即使有其他聲音對她說,填國語歌詞可以賣更多錢,有更多渠道接觸大眾,詩詞都一一推卻。「我寫歌詞,也是因為喜歡廣東歌。假設沒有人再聽廣東歌,沒有人再找我填詞,我也不會再寫歌詞。反正無法靠此來賺錢,如果並非自己喜歡的,就做其他吧。」

即聽歌單,重溫詩詞的作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