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要我们在一起

互联网 2021-04-21 21:39:33
第三章 被诅咒的爱(4-6)

05-1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护眼小中大繁直达底部

    4.    早上,码头就聚集了很多去附近岛上而在等船的人。往返于码头与岛上之间的船大概30分钟就有一趟,因此人们一般都不要等很久,现在三两个一起正说着闲话。正勋拿出手上的名单自己先确认了一下,看了看时间后决定还是打一个电话。    估计是电话那头的人说就快到了,正勋便在电话里答应着说“好,那再等10分钟。嗯,是船靠岸的地方,不是码头卖票的地方。嗯,票都已经买了。好吧。”    挂了电话,正勋看到船已经过来,便对站在那边的学生叫了起来,不一会,有个男生很快就跑到这边自己跟前。“学长,有什么事情吗?”    正勋边将手里的名单交给学生,边交代着:“船已经过来了,你们先过去。上面除了划线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到岛上要再点一次名,安顿好后就可以去搭帐篷了,还有两个人没到,我还得再等一会。”    学生拿了名单说了一声“好的”,就朝同学中间走过去叫他们可以上船了。    码头上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正勋背着深啡色的包,在码头的石墩上坐下来,望着一漾一漾的深色海水,发了一会儿呆。码头上的人又渐渐多起来,估计下一班船也快来了吧。成敏和她的朋友怎么还没来。唉,女生就是这样,看来还要等一趟了。    正勋想着这些的时候,成敏和音琪已经朝这边走过来,已经站在正勋身后的成敏拍了拍他右边的肩,躲到左边。正勋回头没有看到成敏,却一眼望见站在那里的音琪。    “冯音琪?你怎么在这里?”正勋觉得意外又高兴。    “当然是我带她来的!许正勋,对新成员与学妹,你这个学长要好好栽培的呀。”成敏开心的跑过来,认真的说。    “原来你们认识啊。我们那天去的就是他那里吗?”音琪问成敏。    “是啊,他现在是漫画社的社长,不过即将退休。至于新社长的位置嘛……”成敏说着,给了正勋一个带有挑战意味的笑。    “是啊,有很多人可都觊觎已久,尤其是咱们的韩成敏同学。”正勋打趣的替成敏说完她的话。这时,船上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往码头上行走,三个人正好赶上这一趟船。    “上船吧”,正勋说着从两个人手中接过旅行袋,转身先往船上走。    船行在海上,向远处呈黛色的小岛驶去。正勋一个人爬到船舱顶上坐着,望着远处的海面,慢慢将视线收回来,放在音琪身上。音琪的浅褐色灯心绒外衣没有扣,里面是件白色立领衫,旧旧的、很宽松的牛仔裤,像男生那样将皮带露在了外面,有种沉静的帅气。她和成敏靠着船尾的栏杆正说着什么,两个人都注意到船舱定上的人了,望向他这边。    正勋连忙将目光又移向远处的海,凉爽的海风将他的头发全都吹乱,他索性躺了下来,哼起那首古老的谣曲:    Softwindscaressthesea,    Breezessotender,    Makeeverydancingw*e,    Gladlysurrender!    Daysherearehe*enly,    Nightsarepureecstasy,    Santalucia,santalucia!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身形矫健的船儿正驶向绿色之岛。“Veniteall'argine,Barchettemie,Santalucia,santalucia……”    5.    其他同学都在事先联系好的农家住下。因为成敏、音琪和正勋后到,被安排在了靠近海边的同一户人家。中午三个人就在房主大叔的安排下吃饭,音琪还吃了以前从来见过的海鲜。大叔是个潜水爱好者,中午的主食就是早晨下水后的收获。    “今天上午的生意不错,几乎全卖完了,知道家里今天会有学生要来,便预先留了些。”大叔说完后又指着三个人各自的碗里说再吃点。    “这些在首尔可都是不常能吃到的东西,谢谢大叔。”成敏一边夹菜一边说。    “每天都吃这些东西,都觉得没有什么比吃这个还糟糕的了,可到这里来的人好象只关心有没有的吃,哈哈,真奇怪啊。”听大叔这样说,三个人全都笑了起来。    “许正勋,对刚刚加入漫画社的学妹可要多多照顾才行啊,别把人累着了。”成敏冲着正勋投去假装不满的目光。    “没关系的,我不怕累的。”音琪连忙帮正勋辩护。    “不愧是许正勋,冷面王子就是不一样,这么快学妹就站你那边去了。真失败啊,我还是去四处转转好了。”成敏说着提起未打开的旅行包准备离开。    正勋忙走过去从她手中接过来说:“我帮你拿进去好了。”然后转身对音琪说:“下午要教村里的孩子们唱歌,这事就交给你了。”说完给了她一个拜托了的眼神。    成敏顺着小路向村子一旁的小树林走去。    正勋又转过身去,开始帮着大叔收拾起屋子来。忽然,悠扬的风琴声远远的传来,好象就是自己躺在船上哼唱的曲子。    正勋循着声音来到海边的空地上,同学们已经在那里搭建好了一个小营地。村子里的孩子吃过饭后都来到这里,按照兴趣爱好,他们分成绘画、读书、诗歌朗诵、音乐、体育五个小组,这些都是上周正勋准备的主题中的内容。课余,还要为孩子们准备漫画书、儿童诗、足球什么的,着实忙了整整一星期。因为听成敏说新加入的成员是音乐系的学生,他告诉社里其他成员,村里一架放了很多年的风琴到时还可以派上用场。    围拢在音琪身旁的孩子们都听得入迷了。    “姐姐,这是怎么歌?教我们唱吧。”有一个孩子这样说,其他的孩子们便都央求着要音琪教他们唱歌。    正勋慢慢往营地中走,望着音琪的背影,走到旁边的绘画组坐下了。    “可是姐姐不会唱韩语歌,只会中文的,怎么办?”    “教我们唱吧,姐姐。”    孩子们在音琪周围坐下,她重新弹起刚刚的曲子,一边跟着风琴唱了起来:    看晚星多明亮,    闪耀着金光。    海面上微风吹,    碧波在荡漾。    在银河下面,    暮色苍茫。    甜蜜的歌声,    飘荡在远方。    在这黑夜之前,    请来我小船上。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不一会儿,孩子们也学会了,跟着音琪一起唱着:    在这黑夜之前,    请来我小船上。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在这黎明之前,    快离开这岸边。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临近黄昏的海面被夕阳染上一层浓浓的红色,孩子们在沙滩上玩耍,舍不得回去。音琪将鞋脱了,赤着脚在沙滩上走。看见几个小孩字正用树枝在沙滩上画画,索性坐了下来看。    “小朋友,你在画的是什么?”    “这是爸爸、妈妈和我,还有,这是我们的家,还有姐姐。”小女孩指着沙滩上的画告诉音琪。    “嗯,真乖,画得很好。以后努力学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不错的画家。”音琪走过去轻轻抚摩着恩英的头发鼓励她。见天色渐渐晚了,便对其他在沙滩上玩耍的小朋友说:“孩子们,要回家啦,等会爸爸妈妈都会来找你们的。”    沙滩上的小朋友收拾好画画用的小桶子,找到自己的鞋子,有的跑到那边的营地背起自己带来的小板凳,陆续回家去。音琪跟着他们往营地走,突然想起自己还光着脚,便转身去沙滩上找自己的鞋子。回想一整天所经历的事情,和以往的每一天那样不同,今天让她想起了她快乐的童年,音琪不禁在心里感谢起成敏来。要不是她说服自己参加这样的社团,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经历。抱着这样念头的音琪,因为开心而在沙滩上奔跑起来。    夕阳即将褪尽的海面,呈现出神秘的深色,对于不会游泳的音琪而言,这种颜色有一些令人惧怕。她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了望营地那边正在收拾帐篷的社员们,继续在沙滩上找刚才脱下来的鞋子。没有孩子们嬉闹的身影,沙滩变得好大,也变得冷漠起来。    不远处的海水中好象站着一个人。因为天色的缘故,音琪不能确定,却本能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成敏已经回到营地,帮着其他人收拾。没多久,原先搭建好的帐篷全都不见了。社成员们彼此打招呼着说今天的确有些累,就想吃过饭后好好睡上一觉了。正勋在营地找了一圈,始终没有看到音琪,问其他人有没有见到新来的学妹,大家伙都取笑着说汉大的冷面王子动凡心了。成敏收拾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继续着下面的动作。    正勋没有和他们说玩笑话的心思,强烈的不安让他的心情糟糕透了。    “我们一起去找找吧!”成敏拉着正勋走了出去。    他们跑到收拾干净的营地外,好象听到远远的有人叫“惠元”的声音。    正在叫“惠元”的是惠元奶奶。看到其他孩子都回家了的惠元奶奶却没见孙女儿回来,便一边叫着她的名字找到营地这边来了。    “惠元奶奶,惠元还没回家吗?”正勋热心上前,一边环视着整个沙滩,一边关心的问朝自己走过来的惠元奶奶。    “唉,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她也不和人说话,今天早晨听说你们要来才见到一些笑脸。”    “发生什么事了?惠元奶奶。”成敏也来到惠元奶奶的面前问道。    “惠元的妈妈骗她说出去两天就回来,结果上个月在几里外的沙滩上找到她妈妈……本来失去了父亲的孩子现在又失去了母亲,她的心里肯定很难过,这孩子不会做什么傻事吧……”惠元奶奶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    就在这时,隐约中好象又听到有人在呼救,当“救命”的声音出现第二次的时候,正勋确定是从沙滩那边传过来的。想到没有回来的音琪,想到惠元,正勋心急如火,一把推开站在身边的成敏,拔腿就往沙滩上跑,大家也都很快的向沙滩跑去,独留下跌坐在地上的成敏。    正勋看见了音琪脱在沙滩上的鞋子,没有看见音琪,这让他心里充满了恐惧,慌张的朝大海跑去,唤着“音琪!惠元!”的声音也开始颤抖。    夜里的海水已经有些刺骨。站在齐膝的海水里。正勋将整个沙滩扫视一遍,趁着黄昏消逝前薄薄的蓝光,凭着模糊的呼救声,隐约地望见不远的海域有人挣扎的身影。正勋几乎是连滚带爬着过去,抓住那只挣扎着伸出海面的手。    正勋将人抱到沙滩上,是走失的惠元。    不是音琪!    看见有人朝着这边跑过来,他放下惠元,唤着“音琪”的名字又跳进了水里。    最后一抹光亮也终于消失在海平面,黑暗顿时将成敏紧紧地包裹住。成敏无力地环抱着自己,耳边只听见正勋焦急的呼喊着音琪的声音。    6.    海里面原来是这样深的蓝,一直不知道海为什么是蓝色的音琪,现在体会到蓝色就是海的性格。冰凉的蓝色包围着她的身体,将音琪带到混沌而陌生的意识里,带进一个弥散无边的梦境里。音琪不知道惠元曾使劲抓住她的胳膊,让她动弹不得,她也不知道自己拼命将小小的却十分沉重的身体往岸边推,只知道自己被一整片蓝色缠绕着,不断往下跌落。    觉得越来越冷的时候,突然有个很温暖的臂弯抱住了自己,音琪就是依附着这个温暖的臂弯离开那个差点将她整个人都吞噬掉的寒冷深渊。渐渐的,音琪觉得温暖起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音琪看见许正勋坐在眼前,他正望着自己笑着。那笑容真温暖,与刚才的梦里的臂弯那样想似,她也想对他笑一下,却感到胸口一阵生疼。    “你醒了。想不想吃东西?”    音琪摇摇头,又接着说:“我想喝水。”    正勋皱了一下眉头后冲她笑笑,说:“还没喝够啊,一醒来就找水喝。”说着拿起桌上的小壶倒了小半杯水,过来扶音琪好,想喂她水。    音琪有些尴尬的从正勋手中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说了句“麦茶的味道真好”后,将杯子递还给了正勋时问他:“是你救我上来的吗?”    正勋低头沉默着表示默认,问音琪“饿吗?要不要先吃一点东西?”    音琪摇摇头,说想出去走一会。    已经是深夜了,海边村落早已沉浸在自己的睡梦里。正勋陪音琪走出了院子,在靠近海边的石凳上并肩坐下,在这里能感觉到海沉沉的呼吸。    “韩国真是个多水的国家。”音琪突发感慨般的说。    “与中国相比,无论是陆地还是水域,韩国还真是小呢。”    “等我回中国,你会来中国玩吗?”不知道是因为正勋将溺水的自己救起的缘故,或是别的什么,音琪现在觉得身边的正勋像哥哥,是给自己带来安全的兄长。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带给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正勋,对音琪而言就如同家人一般了。    “当然。我一定会去的,音琪到时候会当我的导游吗?”    “嗯,一定会是最好的导游。”音琪说着将小指伸出来,示意正勋做同样的动作。于是,两个人在星月明亮的大海边就这样约定了将来。音琪并不知道,只是手指间这样的一次轻轻碰触会意味着什么,而在正勋心里却像扎根一样深刻。在后来的日子里,树一样生长的眷恋如同宿命一般,将他带到每一个她会出现的地方。    将手放回原来的位置,两个人默契地望着对方笑了。正勋指着天幕上的星星对音琪讲起浪漫的星座传说,音琪望着大海说自己从不曾想到自己会独自一人处在遥远而陌生的经纬线上,说自己有多么的想家,也是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牵挂。这样说着,音琪的眼睛湿润起来,一下子就蓄满了泪水,因为怕被正勋见到而努力睁大眼睛的音琪,不想让眼泪流出来。她不知道,清冷的月光浸进了眼泪里,是眼泪的光芒吸引了正勋。    正勋慢慢将手伸到音琪背后,轻轻揽着她单薄而怯弱的肩。正勋能感觉到音琪僵直而用力的身体似乎在拒绝自己的安慰,以维护她强烈的自尊心。望着音琪忧伤的侧面,正勋心里带着怜悯与关怀,可更多的是另一种复杂的情感。他伸出另一只手,将音琪的脑袋轻轻推着移到自己的肩上,感觉到音琪这次并没有反对而放松下来,正勋才踏实的轻舒了口气。    一定是十分疲惫,音琪靠在正勋的肩上睡着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音琪身上,背着她往住处走。他们起身之后,一个身影仍然良久的呆立在石凳后的大树下,一动也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直到她手中的热汤再也没有一丝热气……    音琪睡得很沉很香。于是正勋将房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遍,又把晾在外面的音琪的衣服收进屋子里,将从沙滩上拿回来的音琪的鞋子抖了抖沙放好,然后洗干净了手并且擦干后,才在她面前坐下来,端详着她熟睡的样子,在心里对自己说:许正勋,真的已经开始了吗?你确定自己不是一时的迷恋?若是漫长又曲折的路,你也不会放弃?    正勋这样告诫着自己,在替音琪掖了掖被角的时候望见了她的手。    音琪的手细细的,很修长,应该与她从小就开始弹琴有关。在注视了那双手一会儿后,正勋将它放进被子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许正勋其实多想握住冯音琪的手,可现在不可以,因为一旦握着,就不愿意再放开。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