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寫給巴黎的情書

寫給巴黎的情書

互联网 2021-04-19 08:35:08

當英法海底隧道在1994年開通時,改寫了倫敦與巴黎的雙城故事。倫敦撤銷了許多管制和禁令,再也沒有罷工,開始吸引全球資金和人才前來。大不列顛再次揚眉吐氣,坐落在倫敦碼頭區的金絲雀碼頭,發展成為備受矚目的迷你香港。藝術及時尚蓬勃發展,就連食物水準也有所改善。大膽創新及重建的建築物如倫敦眼、Lloyd’sof London大樓、泰特現代美術館及碎片大廈等如雨後春筍,紛紛湧現。

1990年代的巴黎卻沒有這麼風光。昔日以描繪紅磨坊風情見稱的畫家Toulouse-Lautrec筆下單純而俏皮的風格,以敏銳的方式捕捉的世紀末風情,顯然不再是貼切的寫照了,而21世紀初流行的簡約主義當然亦不適切。 不過,當時還是出現了幾個大膽重現巴黎紙醉金迷年代的新場所,如Hôtel Costes酒店和Buddha-Bar酒吧等。

在舊區活化的大潮流底下,Bastille區及Marais區小心翼翼地變身,流露出道地的巴黎時尚風情。但這座城市依然尚未真正從1990年代初的經濟衰退中復甦。 進入新世紀,巴黎不再是頂尖的經濟、文化甚至美食之都,但她卻年復一年在旅遊業獨占鰲頭。其他同樣有型有格的城市,如倫敦、巴塞羅那、布拉格、柏林甚至紐約,無論如何努力,始終無法奪去花都的龍頭地位。

就算擁有星級名廚、精品酒店和充滿活力的社區,這些城市卻沒有艾菲爾鐵塔和名牌糕餅店Ladurée。Ladurée出品的馬卡龍,味道就是跟其他地方不同。 因此,當新一波的亞洲遊客,特別是中國遊客來到法國時,首先自然是踏足巴黎。 於是巴黎出現了興建新酒店和重建現有酒店的浪潮,其中包括最宜接待這批新遊客的酒店品牌:文華東方酒店、半島酒店和香格里拉大酒店。

這三間宏偉華麗的酒店,分別坐落在RueSaint-Honoré路、Avenue Kléber大道及Avenued’Iéna大道上。巴黎再度尋回昔日的魅力和活力,甚至在塞納河畔堆出沙灘,這是一項非常迷人、非常巴黎的措施,更引起各方效尤。 然後2015年發生了《CharlieHebdo》周刊槍擊事件;接著是Bataclan劇院大屠殺案;然後還有普羅旺斯的尼斯襲擊案。

巴黎街上出現了裝備齊全的武裝警察,這個景象受到當地人歡迎,卻令遊客心生恐懼。一年前,法國的酒店入住率比2015年下降了一成。去年6月,航空客運量比前年同期下降了5.8%。 然後是特朗普上台,這真是雪上加霜,或許應該說是致命一擊。911事件發生時,世界各地的城市紛紛表態支持紐約,更鼓勵市民繼續前往當地觀光旅遊。但是這位美國的新總統卻毫無團結精神。

他在2月參加一個會議時,引用一位因恐怖襲擊而停止每年巴黎之旅的朋友「Jim」說過的話: 「巴黎不再是巴黎。」 所以我第51次造訪巴黎,想看看事實是否如此。 要找出「巴黎是否還是巴黎?」這個問題的答案,絕對要從巴黎麗茲酒店開始。酒店終於在去年6月完工,重新開業。整個裝修工程耗資4.42億美元(34億港元),集合了800個石匠、室內裝潢師、鍍金匠及木雕工匠的手藝,結果帶來什麼改變? 沒有。至少是沒有什麼重大改變。

巴黎麗茲酒店從未打算走John Pawson的極簡主義路線,或採用Philippe Starck的反諷風格。他們經營出比昔日更豪華、更瑰麗的麗茲,更徹底的擁抱巴黎風情,包括金碧輝煌的鍍金框架、軟厚的天鵝絨雅座,以及鋪滿大理石的宴會廳。酒店加設了一間Chanel美容護理中心,是Chanel! 無需太多市場研究,他們也很清楚,這就是客人想要的,更不必為了大環境不理想而調整房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