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与不红 (豆瓣音乐人)

红与不红 (豆瓣音乐人)

互联网 2021-04-18 20:16:19
前几天有位朋友说要听一下我的歌,给他放了几首,每首都是听了几句就被喊停了,然后每次喊停都伴着无奈的摇头,他说:“你的歌红不了啊!首先……!其次……!然后……!”说了一大堆,接着矛头又指向我的人:“你的人也红不了啊!首先……!其次……!然后……!”又是一轮轰炸。对于他的非议我没有反驳,只是笑笑,因为他是对的——我的歌确实不红,人目前也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我自己都知道。“实际情况最大!”这是我目前最信服的理论。然而我没有因为批评而低落,也没有困惑,甚至没有一点儿感觉(哇!如果他知道白费了一番口舌一定气死了!哈哈!),因为每一种反对的声音都只是对方单方面的感受罢了,当一个人被一万个人围看时会出现一万种视角,但每一种都无法代表这个人最全面的样子。所以呢~“主观意见最小!”这也是我目前最信服的理论。

基本上呢,一直以来,反对的声音我已经听过太多了,它们不仅局限在我的音乐上,也曾集中在绘画上,从前还遍布我人生的每个细节。还好我并不太在意这些,否则我不知要放弃多少人生的可能性了,不知要留下多少遗憾,还说不定早就自杀了。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就是:在你没受到广泛认可或某一种权威肯定之前,你做什么在别人看来都是饱受质疑的,都是错的,都是妄想;而一旦你得到了认可或肯定,你先前的所有“错”就都变成“对”了,你先前的每一种别人不可理解的事就都变成人们争相效仿的事了。说到底,人类总有一种屈从多数的惯性。所以呢,在一个歌手没红之前,他的音乐、他的风格、他的一切在别人看来可能都是错的,不妥的;而一旦他红了,他的一切就都对了,甚至还会变成一个成功案例供后来人研究和效仿(当然,每一种“走红”真不是研究和效仿可以复制的,这个稍后再说,呵呵)。

常常我身边总有朋友这样“指点”我,他们会说你看什么什么样的音乐现在很流行,你应该去做那样的;你看什么什么样的漫画现在很好卖,你应该去画那样的。但我真的没办法,因为每当想到要去迎合什么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升起一万个抗拒,一万种痛苦,那种感觉会让我宁可不去做。说真的,这些年,直觉一直在指引我该走的路,到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仿佛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那些本应属于我的事,会时时引领着我,带给我憧憬和喜悦,而那些不该做的事,直觉会在0.00000001秒就迅速抗议,我只能听从。“直觉最大!”这是我做每个决定时最重要的依据。从小到大,我身边有数不清的创作人,他们是作家、漫画家、导演、演员、歌手、音乐人、设计师等等,请原谅我统称他们为“创作人”,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做分类,分类会让思想变得越来越局限,但如果一定要给他们分类的话,从深层分类大概也只有两类:一类是“随波逐流型”,一类是“坚持自我型”。随波逐流的创作人是随处可见的,他们关心的并不是创作什么,而是创作什么能更好赚钱,于是他们的风格总是变来变去的,他们谁都像就是不像自己,他们总追赶着潮流,今天流行这个就去做这个了,明天流行那个就去做那个了,也正因为这样,大多数这类的创作人都很时尚,也都活得不错,但当然也有很多失败者,按照人类的“金字塔定律”嘛,一层一层缩小,能在顶层做到极致的人肯定少之又少;还有一类创作人从始至终只能做自己,他们就只有一种风格,就是自己的Style,万年不变,就像河床底下的大硬石头,总是不为潮流所动,这类创作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不只创造艺术,还能创造潮流,他们是真正的艺术家,但毕竟能无心插柳创造潮流的只能属于少数(“金字塔定律”嘛),大多数这类创作人还是很苦逼地接受着生活给他们的打磨炼造,只可惜有些人受不了就放弃了,没能等到出炉的那一天;其实还有第三种创作人,我之前没有说是因为他们有些耍赖,因为他们完全有可能是上天派来指引全人类的,他们不需要修炼,天生就极具创造力和影响力,当然这类人就更少了,每个时代就那么几个吧!所以不作为依据。当然每种创作人都不分谁对谁错,当你听从直觉很舒服地做着你该做的事情的时候,不管你是哪种创作人,你都是对的;而当你对于直觉的抗议视若无睹还在一意孤行的时候,你就该反思了……人生最大的错误不是你得不到别人的认可,而是你在痛苦地扮演着另一个人(别人给你安排的角色),这是往后更多错误的开始。我想我是属于第二种创作人吧,因为直觉一直都是这样告诉我的,虽然我也想像第一种创作人一样又潮又有钱,但还是难以效仿。我身边有个时尚的朋友常常吐槽我的着装,他觉得我太土了,总建议我去看最新的时尚杂志,可我实在懒得去研究那些潮流,觉得没有意义也没有意思,它们变得实在太快了,就像手机里的软件,隔几天就蹦出来提醒我又出了新版本让我更新一样,抓狂+烦躁!但也有几回我的着装碰巧得到赞赏,他说:“你造吗?你这一身是今冬最流行的搭配哦!”可其实呢,这些衣服好多都是十年前的了,我只是一直反复穿着,有时候碰巧碰到流行,就被当成“潮人”了,没碰巧的时候就是“土人”,但不管碰没碰到潮流,我都是自己,“潮人”不会让我开心,“土人”也不会令我伤感,只有“不得体”能让我尴尬,也只有“穿得像自己”才能令我舒心,就是这样。……于是我只能担任着第二种创作人,在直觉的指引下经历各种磨练。好吧,直觉总是有它的道理的,我还是得听它的,因为只有听它的时候,我才能在做着属于自己的事情的当下,不停感受到许许多多的小憧憬和小幸福^_^(反之都是痛苦,真是没办法,哎呀)!

一直有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参加选秀,说那样会火得很快。近两年我也的确接到几个选秀节目的邀请(还有征婚节目的!疯啦!啊啊啊!),其中还有去年国内最火的选秀节目。那为什么都没参加呢?好吧,“实力太弱”这个理由就不用提醒我了,咱们聊点别的!哈哈哈。诚然我没有大嗓门、超高音、华丽的转音神马的……尽管超高音我多换几个发声位置也是有办法可以勉强唱上去的,但超出最佳音域了不好听,歌是不该那么唱的;而过多的转音是我拒绝的演唱方式,我总觉得讲故事就好好讲,何必那么哗众取宠(个人拙见,哈!)。就像我曾经在我的一本书前面说过的一句话:“无论画画还是唱歌,我都不会令你惊叹,因为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让你知道我有多厉害,我只希望在你寂寞的时候,我能像个老朋友一样,坐在你的身旁,陪你谈谈心……”这才是我唱歌的意义所在。同样的理论也可以延伸到我的画画方面,如果只是比谁的技法厉害,估计我要不知被多少人甩出几条街,画画好得令人赞不绝口的人多得有如天上繁星,我被甩出银河系也有可能,但是呢,我依旧有存在的意义。就像一个平凡的人,他可能长得不漂亮,也没有什么地位,也不是很有钱,但他依然有活着的意义一样。他可能是你的朋友,他不会和你比来比去,他总是安静地陪在你身旁,这样不是也很好吗^^?直到昨天,还有个朋友对我的漫画提出异议,他说你的画实在太简普了,你看现在的日本、欧美甚至国内都没人这么画画了,你去看看人家的画多华丽!多萌!多时尚!可你……但他不知道他在抨击我的时候却给了我信心,“没有人这么画画吗?那实在太好了。那样我的存在才有了独有的意义!”我告诉他:“我不会变的,我一直都这么画画,以前就这么画,现在还这么画,以后还这么画;就像我唱歌一样,我一直都这么唱歌;就像我的生活一样,我一直都这么活着。因为!这才是我!”好吧,虽然我说得激情澎湃,估计是超级烦人的,“这家伙书卖得不怎么样,名气也不怎么样,还总这么执拗,懒得理他。”估计身边好多人都会这样觉得我吧,可能我老了会变成遥远树屋里的倔强老人吧!但我还是无法改变啊,请原谅我>o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